最後擁抱

副刊版 2019/05/10

分享:

七年!七年是不長不短的時間,漫長人生路七年不算長,但對身患四期肺癌病人來說,七年已不算短。

雲姐老遠從荷蘭跑到香港是為治病,出生在上海但年輕時便跑埠找生活,最終安居在阿姆斯特丹開餐館,弄得有聲有色不愁兩餐,女兒正開始上醫學院時,才明白天意弄人之苦,證實患癌後只好打消平穩過活念頭,隻身到香港找醫生求醫,主要原因從網上知道醫生專門研究EGFR突變。

雲姐很奇怪,她十分相信醫生同時也十分信中醫,時常跟醫生說:「我的中醫很好,你有時間跟他打個招呼好嗎?」有點像在一個情人面前,說另一個情人有多好。醫生對這要求總是不理不睬,只會專心給她治病,跟她一起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第一代標靶藥失效,便改用第三代標靶藥,再失效時便再改其他方案,七年過去已用上大部分招數。

雲姐那位早已當上醫生的女兒,專程從荷蘭陪媽媽覆診,說:「醫生,我想帶媽媽回家。」醫生不假思索便回答:「早應如此,能做的已做,是回家時候。」心裏已想像到,若留港度過最後日子的孤單淒涼。

雲姐苦笑道:「要回家了,感謝你七年來的照顧,來,來個擁抱。」輕輕一抱,她哭了,醫生也哭了。

七年努力,換來最後擁抱。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19/10/10
求變
2019/10/03
匠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