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稅刺激美經濟 實際增長料達3.1%

評論版 2019/05/11

分享:

美國今年首季的實質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3.2%,以及2018年3%的平均增長率(從2017年第四季到2018年第四季)均令人印象深刻。自2011至2017年大蕭條結束以來,美國經濟平均每年僅增長2.1%。最近加速的原因是甚麼?

企業受惠 推升未來10年GDP

美國2017年的稅收改革於2018年生效,曾被認為具前瞻性,現在回顧,確實對經濟增長有所貢獻。但稅改對宏觀經濟影響的規模方面,無論過去或現在都存在很大爭議。

2018年1月,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本着解決部分爭議的精神,聘請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弗爾曼(Jason Furman)與我共同撰寫了一篇論文,聚焦於稅改可能帶來的增長影響。毫無疑問,布魯金斯學會認為,將弗爾曼的自由主義觀點與我的觀點(我認為是親市場的)結合起來,將避免政治偏見,從而獲得比以往更接近「真相」的估計。這項大膽嘗試是否成功,留待其他觀察員來評估。

我們的分析強調企業的稅收改革,包括將企業利潤的聯邦稅率從35%降至21%(針對C類(即股份)公司,包括最大的企業),以及較少幅度下調了直通企業(pass-through businesses,如合夥企業、S公司(小型企業股份公司)和獨資企業)的稅率。盡管這一稅收變化並不適用於結構,但所有企業都受益於設備的全額抵扣。我們的研究預測,資本積累的長期大幅增加,將在勞動生產力和實際工資方面產生可觀的收益。未來10年,GDP增長預計將平均每年上升約0.2個百分點。因此,預計的增長效應將溫和而持久。

減入息稅 推高GDP增長僅兩年

2017年稅收方案的另一重要變化是,幾乎全面降低了個人收入的邊際稅率。平均而言,邊際稅率下降了2.3個百分點(考慮到國家所得稅可抵扣性的降低,降幅由3.2個百分點調低至2.3個百分點)。相比而言,列根(Ronald Reagan)總統1986年立法規定邊際稅率的平均降幅為4.5個百分點;1964年通過的甘迺迪(John Kennedy)總統和約翰遜(Lyndon B. Johnson)總統的減稅政策則下降了3.6個百分點;而在2003年小布殊(George W. Bush)總統的改革方案下,則為2.1個百分點。

弗爾曼和我從之前的研究中估計,2018年至2019年期間,特朗普總統的個人收入減稅政策將GDP增長每年推高0.9個百分點,但在那之後將不再推動經濟增長。因此,短期內預測的個人收入減稅對經濟增長的效應,大於減稅對企業的影響;從長期來看則相反。

在計算短期GDP增長的整體提振時,我們估計2018至2019年的年增長率提升為1.1個百分點。再加上2%的基綫增長預測(反映了當時的共識和近期的歷史數據),2018至2019年GDP實質年增長率為3.1%。坦率地說,盡管這其中摻雜了很大的運氣成分,但這是我做過的最佳經濟增長預測。此外,我們2018年初預測的2017稅法增量效應,與許多經濟學家預測的衰退也形成了對比。

順便說一句,我曾與一位著名的哈佛大學同事打賭GDP保持3%的增長勢頭將持續更長的時間。我記得當時打賭所規定的時間是兩年,即2018年和2019年,但他現在卻記得是2018年至2020年的三年。我想我一定是對的,因為我從未預測2020年的經濟會高速增長。

當然,預測結果不準確的原因眾多。當前流行一種觀點,是聯儲局的擴張力度遠超人們預期。同樣,去年秋天我特別擔心中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戰將抑制經濟增長,而這種觀點也不斷在發酵(這一點讓我仍然感到擔憂)。

高增長利窮人 數百萬人得益

基本上,像我和弗爾曼在2018年初提出3.1%般的GDP增長估算,應被視為不計及偶發性因素的預測。更籠統地說,GDP年增長率總存在很多不確定性,這就是我們預測的準確性還須有運氣成分的原因。

較快的經濟增長比較慢的經濟增長好,這是不言而喻的。這種觀點基於數以百萬計的人受益於更高的增長率,而高增長率通常伴隨着更高工資和更低失業率,對窮人尤其有利。然而如今,人們對特朗普政府的反感如此強烈,以至於包括我的一些經濟學家同事在內的許多人都寧見經濟增長放緩,僅僅為了阻止特朗普贏得政治勝利。

我理解這種觀點,但我仍然認為,經濟好轉帶來的直接好處,超過了這種政治考量。更重要的是,受益者——包括大多數人和大多數選民——定將寧取更快而不是更慢的增長。

(羅伯特.J.巴羅為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美國企業研究所的訪問學者。與瑞秋.M.麥克利里合著的《宗教財富》一書即將在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出版。)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推動的稅收改革於2018年生效,現在回顧確實對經濟增長有所貢獻,但稅改對宏觀經濟影響,無論過去或現在都存在很大爭議。(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羅伯特‧巴羅(Robert J. Barro)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美國企業研究所的訪問學者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