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丞 欖球之初體驗

副刊版 2019/05/14

分享:

余德丞(Dickson)去年因為踢波暈低突然昏迷入院,經過半年的休養之後,不但身體康復情況理想,近日更有大量演出及接job機會。

Dickson早前便出席了一個手錶品牌活動,並有機會跟新西蘭的欖球勁旅All Blacks切磋球技。

原來這是Dickson康復後首次參與群體球類運動,難怪他變得頗為錫身,不像從前一落場便忘我。Dickson還跟我們大談其康復後的養生之道,而最重要是對自己及身邊人負責。

余德丞早前接受帝舵表邀請出席活動,並再次踏上球場,跟新西蘭的欖球勁旅All Blacks切磋球技。雖然一切埋身搶球或攔截動作,Dickson都是點到即止,但見他的身手已經回復靈活敏捷。他表示近來身體狀況已經好了很多,這陣子正有幾個綜藝節目在進行拍攝,但有工作在身,他的身體狀況反而比之前還精神。原來這次更是Dickson康復後首次踏上球場,因此他表示相當意義重大。「因為自從去年8月之後我沒有再進行球類運動,或是群體運動,所以今天是首次再做這些運動,但沒想到今次不是用腳踢,而是用手拋的欖球。」曾經是香港游泳代表隊成員的Dickson,本身也是位足球健將,去年出事前經常做運動,不過自從出事後他變得非常錫身,停止一切劇烈運動,他說:「醫生沒說不能做任何運動,相信適量的運動是可以做的,但我這陣子工作比較忙,一星期最少也要開4至5日工,我擔心沒有足夠時間休息,所以較少做運動。」他表示想不到一個工作機會,讓他可以再做運動之餘,更可以跟新西蘭All Blacks這種頂尖選手一起切磋,令他既意外亦開心。

一切靠訓練才有進步

問到Dickson認為自己當初有何條件能當上職業運動員,是先天還是後天重要?他說:「我想某程度自己是有少許天份,但後天的努力及訓練都很重要,以前游水的時候當然每星期的訓練是非常誇張的,例如一星期游6日水,每日有4小時是在水裏,當然後天的訓練也很重要,所有事情要做得好一定要訓練。」不過他補充,除了運動員自身的體能之外,一些外在的工具或儀器都少不了,因為科技不斷進步,透過一些儀器可監察運動員訓練的效率,這有助運動員取得更好成績。而當日Dickson就戴了一枚專業運動錶落場,他解釋:「這枚是帝舵表Black Bay Dark版本,此錶本身有鋼帶,但戴鋼帶錶做運動不太方便,加上如果沾有汗水也不太好。所以我這錶就用了尼龍錶帶,運動時佩戴就最適合。」

康復後的養生之道

Dickson當泳手時需要接受嚴謹的訓練,身體的狀態可說是最顛峰,甚至練出41吋胸肌,如今病後卻變得纖瘦,叫人看見都心痛。「是呀!我瘦了很多,現在回復了四、五年前的很瘦身材,不過我沒特別去量度。」雖然暫時未能夠做太多的運動,但Dickson閒時也會行山,不行山的話就會行緩跑徑,用行路去代替跑步,他認為每日最好行一萬步。至於飲食方面他同樣注意,例如少糖、少鹽,多吃蔬果,肉類和蛋白質都着重,總之要均衡飲食,不吃肥膩食物,煎炸、油膩都會盡量避免。他還補充一句:「病後體會最深是除了家人之外,原來還有很多人都很關心自己,所以除了對自己負責任之外,就是要對愛惜你的人也要負責任。」

Dickson認為自己有少許運動天份,但後天的努力及訓練都很重要。(曾有為攝)

Dickson康復後首次參與群體球類運動,更可跟新西蘭的欖球勁旅All Blacks切磋球技。同場還有藝人蔡思貝(右三)及同樣成為藝人的前香港游泳代表隊成員朱鑑然(右一)等。

余德丞運動時會戴帝舵表的Black Bay Dark,不過他戴的是尼龍帶版本,表示就算流汗也不怕。

Dickson當泳手時的身體狀態可說是最顛峰,甚至練出41吋胸肌。

球賽開始前大家先做一輪熱身運動,Dickson亦交足功課,不過到比賽正式開始,他也會避免太激烈的動作。

Dickson閒時會行山,不行山的話就會行緩跑徑。

撰文 : 梁靜詩
李越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