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戰愈狠打 談判愈快有成

評論版 2019/05/14

分享:

過去一周中美雙邊關係出現重大變化;本以為可取得貿易協議的預期突被粉碎,關係發展很可能又到了新的轉折點,今後如何演化,事關重大須予跟進。

事態新發展始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拿手的四川變臉魔術,當談判繼續進行而特朗普不斷表示樂觀,指可很快達成協議之際,突然宣布恢復加收2,000億美元中國入口的關稅,在5月10日起由10%提升至25%。之前暫停加稅以便談判的時期至此告終。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雖仍按計劃赴美會談卻未有成果,更搶先急於會後召集中方媒體發表意見,指中美會談未有破裂,雙方未來仍將在北京會談。

另方面,特朗普在恢復原有的加收關稅外,再推逾3,000億美元的入口加收關稅,全面禁制中國入口並令貿易戰升級。他還稱不急於與華達成協議,看來是認為時間對美方有利:自加關稅後中國增長下降而美國卻上升,美國經濟向好而中國經濟惡化,關稅成本由中國承擔,而美國企業可輕易由轉回美國生產避過關稅。

氣氛與互信 已深度破壞

會談破裂的判斷或含主觀成分,客觀現實是有意義的會談已難以為繼。這由雙方表態可知:美方不急於達成協議而全面開戰,對華策略重點已由談轉打。中方官媒也稱加稅無助解決問題,一方向另一方極限施壓只會令磋商之路愈走愈窄。劉鶴急於表態否認破裂,只是put on a brave face,還有可能是把失敗淡化和有利卸責。

事實是特朗普恢復加收關稅後,雙方會談的氣氛及互信已受深度破壞,劉鶴應否按計劃赴美亦多爭議。

中方評論指為鴻門宴,中國要配劍赴會。赴美也只能起公關作用;對內是安撫親美鴿派,對外是向世界顯示中國已仁至義盡,如劉鶴所說「帶着誠意」赴會,未有成果和談判終止的責任全在美方。

會談難續的根本原因是雙方分歧很深,難求妥協。容易的部分雙方已談好並進入文本斟酌階段,但嚴重分歧卻成為取得協議障礙。近日中方評論強調原則問題不會讓步,並首次指出至少有三方面矛盾難消,包括是否全面消除關稅等,當然美方同樣有不可逾越的底綫。

分歧難妥協 拖拉損失更大

至此可見中美貿易關係已形成了周期性的「談——打——談——打」模式;談不成便打一輪,打累了再談一回。

2017年秋中美便談了一回並取得協議,中方承諾每年增購美國產品700億美元,但其後美方悔約並啟動加收關稅的貿易戰。這便是首輪的「談——打」周期。去年關稅戰開打後美國內部反對聲音很大,特朗普受到了巨大政治壓力,於是向中國尋求重啟和談並得到積極回應,於阿根廷舉行的習特會更定下了由磋商謀求妥協的大方向。可惜如今談不成要再打,看來又完成了次輪的「談——打」周期。

最終中美的貿易爭端必會由談判解決;每次打都改變了雙方的情況及大形勢,從而為新談判提供基礎及氣氛。但要經過多少輪「談——打」周期才可到達終點則難預計,可肯定者是打得愈狠,談會更快到來,到達終點前的「談——打」周期數目也或可減少。故狠打將有助加快解決矛盾,最怕是打得拖拖拉拉,令時間拖長損失更大。

未來4大變數 對美需新思維

因此現時中國不必再研究談判是否破裂,首務是準備好大打一場、打個痛快,實行以打促談。看來特朗普正有此意,他的善變其實甚有邏輯性。

還有一種說法是中美關係進入了「邊談邊打」的新階段,但如上述這難以實現;在大打同時不可能有真正的談,最多只能是低層次的保持接觸和就技術性問題交換意見。

中美經貿關係主調由談變打,令中美整體關係的前景再添變數益發難測,當中有幾個因素尤須注意:(一)這次特朗普變臉很可能反映了美國內部政治路綫的變換,並引致對華政策的基本性變換。(二)中共內部對美政策分歧會否改變?能否丟掉幻想領導全國抗爭?(三)在沒有貿易協議下,美國對華發動的新冷戰會如何深化發展?(四)中美抗爭將如何與全球地緣政局新變化互動,並從而影響中美關係演化?

就以上各項必須有更多的理論探討和現實觀察。無論如何,中美經貿摩擦既進入新時代,中央也必須在對美策略上有新認識、新判斷和新思維了。

中美經貿會談難續的根本原因是雙方分歧很深,難求妥協。(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