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事

副刊版 2019/05/17

分享:

我家菲傭已經好幾天買不到豬肉了,很是徬徨,問我香港豬肉停售有十天了嗎?我說沒有十天,不過五、六天而已。其實究竟停了多少天,我也忘了。

這種事情,都是開頭那幾天才記得住的,會一天兩天三天那麼計算,三天一過就不計了,要計也以星期來計,再下去,就用月來計了。

吃豬肉的人,少了豬肉便不知如何是好了。一到飯桌上,滿心想的都是各種吃慣的豬肉菜,從鹹魚蒸肉餅到冰糖元蹄,都在腦子裏,但一樣也看不到。

習慣勢力雖然龐大,要改也不是改不了的。這就像你去中東——比如杜拜——旅行,十天八天都碰不到豬肉,中餐廳裏的叉燒酥都是用雞肉的,起初不慣,吃了幾天牛羊雞,漸漸也就把豬肉淡忘了。有一次去汶萊旅行,當地的華人朋友說帶我去吃福建麵,那個麵檔竟開在一個豬肉市場裏——汶萊唯一賣豬肉的地方——走進去一陣豬肉腥味,即使幾天沒吃豬肉,竟也倒了胃口,不想再吃了。

香港豬肉不知停賣到甚麼時候,現在的問題已非豬肉本身,而是養豬的和殺豬的矛盾,事不關豬,都是人造問題,人為的豬事,做多了,人跟豬一樣了。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