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再藍

副刊版 2019/05/17

分享:

在診所裏,不願跟醫生有眼神接觸的原因有二:第一、醫生很醜;第二、病人怕得厲害。醫生當然希望不是前者。

全身名牌的何太,戴着口罩之餘,眼睛也只向下望,醫生面對眼前的鑽石耳環、Chanel外套和Patek Philippe腕錶,只能說一句:「不要怕,你的病有得醫。」

平日這句話挺受用,病人大多數會仰頭望醫生一眼,但何太毫不領情,只回敬句:「醫生你不用騙我。」

醫生的真心話竟被她視作騙人話,心裏有氣,再次強調:「沒有騙你,腫瘤有基因突變,而擴散只有一處位置,標靶藥加局部放療,絕對有把握能好好控制病情。」

何太的眼睛依然向地,說:「控制好也沒有意思,我不應該有肺癌,我不吸煙、不飲酒,每天運動兩小時,食物也很清淡,為甚麼會患上癌症?」

原來何太不是怕,而是怒。

醫生便問:「那你為甚麼手上戴Patek Philippe?」

「那有甚麼關係?」何太問。

「當然有。」醫生說:「若然人生的好是定數,為何人生的哀不能是定數。人總是願意接受人生的好,覺得是理所當然,但當面對人生的壞時,便埋怨『為何是我?』」

「不明你說啥!」何太道:「總之,今天開始,天不再藍,你說甚麼,我也不會開心。」

醫生仍不放棄:「天若是藍,下次記着帶微笑來見我!」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19/10/10
求變
2019/10/03
匠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