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遭美封殺 銳進「雙印一巴」市場

評論版 2019/05/17

分享:

剛好一年前,本欄分析美國調查中興案時有謂:「中興事件固然反映中國的工業短板;然而,這亦揭示了美國的焦慮,而並非特朗普就此把握住中國的「阿基利斯之踵」(Achilles' Heel)。

特朗普忽冷忽熱 目標達協議

愚以為,所謂科技貿易戰,重心在科技不在貿易。換言之,特朗普要防備者,主要不是中國透過大規模出口獲取更多的美元;而是要制約中國尖端生產技術的爆發並湧向環球市場,擠壓美國企業的生存、發展空間。」(見本欄2018年6月1日《科技戰單挑中印歐.特朗普打錯算盤》文)

眼前,超逾10輪的中、美貿易及投資談判,打打談談、談談打打;從雙方經貿官員到特朗普本人,都強調窒礙是暫時的,對於前景依然保持樂觀。不過兩周之前,白宮才放出極有信心簽妥協議的喜訊;卻於數天後,向中國祭出加徵25%關稅的大旗。到了本周中,特朗普復又透過媒體及其個人社交帳戶,發放中美「小爭吵」論。

在貿易議題上,過去近1年來,特朗普團隊的忽冷忽熱、又鬆又緊,但終究以談妥為目標的「策略」,逐漸為北京及國際社會所看穿。

中美經濟速增 封殺難定生死

然則,誠如去年本欄所論,在科技產業此一戰場,特朗普死守的「防綫」就要明確得多、相關行動,也要貫徹得多。

在過去10餘個月內,美國動用行政、財政、外交、情治、國安、國防等多個系統,盡速盡力壓縮中興、華為的市場空間;並且力求將包圍網撒向「五眼情報聯盟」,以及北約友邦之中。

可以說,無論中、美有否陷入「新冷戰」的風險,美國從東亞到西歐的諸多諸友被迫選邊站,已然成為可見將來國際大局當中,其中一場最激烈、最持久的較勁。

從2007、2008金融海嘯爆發至今逾10載,以北約國家為分母,美國經濟體量和重要性在上升;同樣地,以「東盟10加3」為分母,中國經濟規模和發展潛能也在持續增長。中、美在貿易戰當中的進攻和反制措施,固然在左右對方的增長速度;然而,總的而言,中、美在環球政經的分量,只會愈來愈重。以此為背景,出身歐洲的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似乎比中、美領導人更憂心兩國貿易戰持續下去。

隨着中美各自在全球經貿體系的權重持續上升,即便華資進入美國受阻,或美資進入中國不順,亦斷無法決定對方的生死、前程。

靠美國以外市場 足保龍頭地位

就華為而言,今天挺進美國,決非欠了該市場不成。而是經過逾20年發展,繼中國及周邊、中亞、中東及東歐、南美後,華為早於21世紀初挺進西歐;如今,美國已是最後一個不由華為主導的大型單一市場。

簡言之,特朗普以行政命令阻截華為挺進美國本土,將會延緩其企業拓展;但單靠美國以外的市場份額和技術優勢,華為都遠遠足以長期維持行業龍頭的地位。

其實,華為的毛利、純利並不見得比歐洲同行為高;較高的市佔率,其實支撑着更大的科研投入,此與華為一直未見上市有多大關係,筆者不得而知。客觀上,卻持續收窄華為與德國、北歐競爭力的技術距離。

今天,華為明顯不是單純靠企業規模、低廉成本作低邊際利潤競爭;假如華為當真靠中國政府有形、無形補貼而獲取市場優勢,就不能在西方國家,包括美國本地大量註冊技術專利。

以此為背景,假如華府、倫敦對華為的攔截,止於已見響應的澳、紐等「五眼聯盟」,華為只要維持在歐、亞、非、拉美的市場領先度,也足以穩定地將利潤轉化為技術優勢。只有待美、英電訊及科技企業足夠強大,全面反攻華為在歐、亞、非、拉美的陣地,該中資科技龍頭的國際地位才可能受動搖。

5G市場 人口總量年齡結構決勝

事實上,環球5G網絡剛剛摸着石頭過河,大部分後進國家、中等發達國家的4G服務和器材尚在完善、升級當中。

就眼前4G、5G網絡經濟發展初步總結看來,和傳統產業不同,人口總量及年齡結構,似乎比起人均及家庭收入水平,更能決定服務供應商的存亡。毋庸置疑,華為也是因為在中國大陸的成功,才往周邊的中亞、東南亞挺進,最後才擴展到西歐、北美。

按此邏輯,華為能否擴大在印度、印尼、巴西的市佔率、服務水平和營利模式,可能比起在美、英的得失要關鍵得多。

單論「雙印一巴」及其鄰國的總人口,幾近20億之強;智能手機及相關通訊、電子設備的滲透率仍有大幅增長潛力,而且年輕家庭、勞動力佔多數,其生產力、消費意慾,都足以支撑4G、5G,乃至6G技術及服務的發展。

就此而言,失卻美、英5G市場,對華為而言,固然是空前打擊;然而,只要沉着應戰,固守在發展中國家既有優勢,再銳跑進取印度、印尼、巴西市場,華為的前途,仍然可以審慎樂觀的。

說對華為而言,失美英5G市場固然是空前打擊;然而,只要固守在發展中國家既有優勢,再銳跑進取印度、印尼、巴西市場,前途仍然可以審慎樂觀的。(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