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和蘇博

副刊版 2019/05/20

分享:

貝聿銘在中國最著名的兩座建築作品,是北京香山飯店和蘇州博物館,但都未能算是大師最為世所知的代表作,僅可視為帶一點點中華文化意結的實踐。事實上,他自稱為西方建築師,一個自由個體,不為國家民族爭氣,「哪裏有自由,哪裏就是我的祖國」他說。

不過,他在蘇州的成長,以至他家族在江南的顯赫歷史,又難免常被人冠以華人驕傲之類的標籤。但其實,他的中國作品在始建時已多多限制,建好後也是評價各異。

當中,香山飯店尤甚。不要說現在已那麼多先進豪華酒店,這舊的酒店不但管理落伍,維修一般,以至酒店已顯得有點落索,而是它本身一開始就有點水土不服,作為成名美國建築師到中國「省親」式的作品(也是趁最早改革開放的風),他把江南的情懷套到北京西邊的山上,開始就格格不入。主要白色結構布局,高高但淒冷的中庭,在風沙和乾燥氣候中,又易染污,感覺又特別冷。他老友趙無極有巨作放在店中,他也透露過那時「館店主管是個軍人,對繪畫和建築一無所知,明代圖案的地氈上滾着可口可樂。」

多年後的蘇州博物館其實已好很多,那種幾何構圖、綫條,灰配白,最突出的院子中的壁山之景,以白牆作畫布一樣,前景配以花崗岩切片,旁及水池,一幅簡明的立體山水畫活現眼前,真可說是當年的網紅打卡勝地。可惜是亮點也僅限於此,博物館的規模也不大,感覺是看兩眼就沒東西好看了。蘇博選址卻有來頭,因就在拙政園和獅子林不遠。就在貝老出生前一年,貝家買下獅子林。建蘇博,其實是回到其家族的故地,故有特別意義。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