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的無奈

副刊版 2019/05/24

分享:

醫生也有不想走進醫院的時候,在醫院打滾近四十年,見盡人生甜苦,大部分可能發生的情況總在盤算下,醫院就如家,沒有甚麼值得畏懼之處。

這天清早,睡眼醒來便已不想回醫院,重重大石壓在心頭,愈走進醫院便愈重,盤在腦海的說話一次又一次飄過,但真的不想說出口。

小細胞肺癌發現時,已是後期,並已壓破大靜脈,及時放療才保着性命;隨即開始化療,又遇上嚴重感染和其他併發症,在ICU爭鬥兩星期才安定下來。可惜,餘下選擇不多,既不能用藥力強的治療,也不能靠較溫和藥物來治理小細胞肺癌,在各方小心平衡下,總算安然度過大半年,惟肝轉移的腫瘤比其他惡,現已失守並急速生長,餘下日子不多。

說實話不難,跟多年相識的好朋友說實話,卻是難上加難。不是病人不想接受現實,而是醫生不想:「老友,相信你也明白我們已用盡可行方法,當然我可以再嘗試其他方法,但成功機會不高,也可能帶來痛苦。若停止治療,辛苦較少,但日子不多,聽你的。」

老友苦笑着用沙啞聲音說:「最終結果很明白,無論如何,衷心感謝你的努力,真的很感謝。」

一句感謝,讓醫生更覺酸苦,無奈力量有限,更無奈生命脆弱。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