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人口將短缺 技術錯配最關鍵

評論版 2019/05/25

分享:

香港需要怎樣規模的勞動人口以應付未來需求?政府早前做了一項勞動人口預測研究,以尋找答案。「2027年人力資源推算」結果預料,到2027年本港的勞動人口短缺約17萬人,其一原因是加入勞動市場的年輕人數目下降。

研究結果預料初中及以下程度的勞動人口供應更為不足;而出乎意料的是擁有研究院程度的人力資源很可能會出現供應過剩的情況。有僱主團體把推算結果視之為香港需要輸入低技術勞工的理據,但勞工團體當然反對。

高學歷者過剩 低技術勞工不足

當中的關鍵是勞動人口出現技術錯配的問題。有團體去年底發表的調查顯示,大學新畢業生起薪中位數比25年前為低,2017年大學畢業生每月起薪點中位數為14,395元(經通脹調整),1992年是15,929元。

這並非需求下降所引起。事實上,管理和專業職位的數目在同一時間有所增加,只是高學歷的勞動人口數目上升兩倍多。其他已發展地區也面對類似的錯配情況,其中原因是政府鼓勵年輕人進修、上大學。

香港問題的特別之處是,雖然水電工的收入比不少銀行職員的為高,但許多家長都認為職業培訓的藍領地位低。

或許可以借鏡韓國的經驗,當地政府在幫助過剩的畢業生在日本等地尋找合適的工作,同時又從中國或東南亞等地輸入低技術勞工到工廠工作。香港在某些技術層面出現供求錯配,例如眾所周知我們欠缺醫療方面的專業人士,然而卻也有可能訓練太多人。

舊行業被淘汰,新的行業會出現。為回應需求,本地大專院校開始提供新學科,例如中醫、獸醫、文化藝術管理等。由新行業的出現到學院開辦新課程,當中往往要歷經多年。到目前為止,市場似乎仍能吸納新課程的畢業生,寵物貓狗的數量在上升、我們亦正在籌備不少新博物館、藝術館等;但長遠而言卻難以保證。

退休人士重投 改善人力短缺

一些官員認為,更好的官僚體制協調可以有所幫助。社會上有人建議我們把勞工及福利局所負責的人力資源等政策範疇轉移至教育局,就像2007年之前的樣子。但也許我們應該接受,我們難以明確估算勞動力的供求。

十幾萬的人力短缺聽起來的確令人擔憂。但若有足夠的年屆退休之齡的人士願意繼續留在勞動市場,就算只是延遲退休工作多幾年,情況將有所不同。社會出現人口老化,不少年長人士仍保持健康和活躍的生活,相信他們願意多工作數年。

勞動力的需求可能會受經濟或科技等不能預測的變化所影響。類似與內地融合的趨勢可能會鼓勵不同經濟活動進出香港,新科技可能取代低技術工人,若以上的情形真的出現,我們可能不會有非技術勞工短缺的問題;相反人工智能或會取代技術工人,令大學學歷者過剩的情況更為嚴重。

貿易戰新科技 影響難以預測

當然,外圍環境存有很多不明確的地方。若中美關係變差、全球貿易和投資模式逆轉,勞動力不足將變得不太重要,至少不會是我們最棘手的問題。

我們沒有水晶球,沒可能估算未來十年,不同技術層面所需要的勞動力數目。我們只可以鼓勵更多靈活變通。教育和培訓機構(包括資金和監管機制)所提供的課程應迅速回應市場需求。而我們也應看看如何能為職業培訓機構和課程提升更具吸引力的形象。

面對未來,僱主應嘗試付出更多金錢以吸引人才、聘用年長人士或擴展自動化流程。至於輸入更多非技術勞工,我相信社會大多數人會認同這在政治上將極富挑戰性。

「2027年人力資源推算」結果預料,到2027年本港的勞動人口短缺約17萬人,其一原因是加入勞動市場的年輕人數目下降。(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