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鈔融資教訓 美莫步拉美後塵

評論版 2019/05/25

分享:

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簡稱MMT)似乎是一種全新的經濟政策研究方法,並已成為一個熱門話題,得到了美國總統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民主黨代表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改革派人士的支持。

但該理論的擁躉應留意拉丁美洲的經驗教訓,基於和現代貨幣理論類似想法的政策,都無可避免地以經濟災難告終。

智利委國秘魯阿根廷 下場慘烈

現代貨幣理論的擁躉表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應加印紙幣,為大規模的公共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同時推出確保充分就業的「就業保障」計劃。現代貨幣理論的擁躉聲稱,公共債務的大幅增加並不代表,像美國那樣的能用本國貨幣借款的國家會有危險。

這種不尋常觀點受到凱恩斯主義者和貨幣主義者的批評。許多受人尊敬的經濟學家,包括克魯曼(Paul Krugman)、羅格夫(Kenneth Rogoff)和薩默斯(Larry Summers)都認為,現代貨幣主義理論沒甚麼意義。

對此,現代貨幣理論的擁躉們辯稱,批評者並不完全理解現代貨幣經濟如何運作。斯蒂芬妮•凱爾頓(Stephanie Kelton)等知名擁躉表示,擁有本國貨幣的國家(如美國),政府不會面臨嚴格的預算限制,因為他們只需印更多的貨幣,為更高的開支融資。

評估現代貨幣理論的優點很困難,原因有二。首先,該理論的擁躉沒有提供關於該理論模型如何運作的統一、且詳細的描述。如克魯曼最近寫道,現代貨幣政策的擁躉「不清楚他們與傳統觀點有何區別,他們也有種根深柢固的習慣,就是沒有試圖理解他們自己所說內容。」此外,該理論的擁躉幾乎沒給出任何關於政策如何在實踐中發揮作用的端倪,尤其在中長期的時間內。

通脹失控 貨幣貶值 實際工資降

然而,這種理論並非史無前例。現代貨幣理論,或其某些版本,已經在幾個拉丁美洲國家施行過,包括智利、阿根廷、巴西、厄瓜多爾、尼加拉瓜、秘魯和委內瑞拉。當時各國都有自己的貨幣。此外,她們的政府——幾乎都是民粹主義者——依賴於與今天現代貨幣理論的支持者們類似的論據,來證明由央行提供資金的公共支出的大幅增長是合理的。所有這些試驗都導致了失控的通貨膨脹、嚴重的貨幣貶值,以及實質工資的急劇下降。

有4個案例特別值得一提:1970至1973年,在薩爾瓦多•阿連德(Salvador Allende)總統的社會主義政權統治下的智利;1985至1990年,在艾倫•加西亞(Alan Garcia)總統的第一屆政府期間的秘魯;2003至2015年,內斯托•基什內爾(Nestor Kirchner)和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總統治下的阿根廷;和1999年以來,查韋斯(Hugo Chávez)和馬杜羅(Nicolas Maduro)領導的委內瑞拉。

在4個案例中,都出現了類似的模式。在當局為巨額財政赤字融資後,經濟隨即繁榮。工資上漲(得益於最低工資大幅提高),失業率下降。然而,瓶頸隨即出現,物價飈升,甚至在某些情況惡性膨脹。智利1973年的通脹率達500%,1990年秘魯約為7,000%,今年委內瑞拉的通脹率預計接近千萬。與此同時,在阿根廷,通脹率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被抑制,但仍然很高,2015年平均為40%。

價格控制難奏效 就業終崩潰

當局通過實施價格和工資控制,以及嚴厲的保護主義政策作回應。但這些控制措施沒有奏效,產能和就業最終崩潰。更糟糕的是,在這4個國家中,有3個國家的通脹調整後的實質工資,在現代貨幣政策的試驗期間急劇下降。在此期間,智利的實際工資下降了39%,秘魯下降了41%,委內瑞拉下降了50%以上,這損害了窮人和中產階級的利益。

在上述的各個案例中,中央銀行都由政治家控制,這使結果可以預測。在智利,僅1973年貨幣供應就增長了360%,導致預算赤字相當於該國GDP的24%。1989年的秘魯,貨幣增長率為7,000%,財政赤字超過GDP的10%。2015年,阿根廷的赤字佔GDP的6%,每年的貨幣擴張率超過40%。委內瑞拉目前的赤字佔GDP的32%,貨幣供應量估計將以每年超過1,000%的速度增長。

隨着這些國家的通脹率上升,人們大大減少國內貨幣的持有量。但由於政府要求以當地貨幣支付稅款,因此這些貨幣並未完全消失。相反,貨幣易手的速度——經濟學家稱之為「流通速度」——急劇增加。沒有人願意持有這些每月貶值20%或以上的紙幣。

當貨幣需求崩潰時,貨幣增長對通脹的影響被放大,形成惡性循環。其嚴重後果是導致貨幣在國際市場上迅速貶值。現代貨幣理論支持者很容易忽視這些簡單的事實:當本地貨幣貶值時,對該貨幣的需求便會急劇下降。然而,這或許是該理論最大的弱點之一,也是任何國家實施該理論風險極大的弱點。

拉丁美洲的經驗對當今的現代貨幣理論擁躉應該是個明確警告。在各個國家,以及不同時期,由印鈔來融資的財政擴張造成了無法控制的經濟不穩定。經濟政策理念在實踐中往往是危險的,因為他們在理論上是有缺陷的。現代貨幣理論可能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塞瓦斯蒂安愛德華茲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安德森管理研究生院的國際經濟學教授。他的最新著作是《美國違約:羅斯福不為人知的故事,最高法院和爭奪黃金的戰爭》。)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委內瑞拉曾實施現代貨幣理論類似想法的政策,巨額財政赤字融資後,經濟隨即繁榮,但其後瓶頸隨即出現,物價急升,造成了無法控制的經濟不穩定。(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塞瓦斯蒂安愛德華茲(Sebastián Edwards)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安德森管理研究生院國際經濟學教授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