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式的愛情

副刊版 2019/05/29

分享:

張愛玲是一個永遠說不完的故事。

有人說,字寫得好,命就好。張愛玲成名很早,但命不好,愛上一個漢奸,但愛情是盲目的,愛上一個人時,可以清清楚楚、理理性性地去分析那個人的並不多,除非你根本不太愛他;如果是很愛的話,東施都會變西施。愛上漢奸,不是罪過,但罪過的是,他不愛她。

一個人條件多優越也好,只要他不愛你,就是最大的錯誤,任你怎樣做都改變不了。

張愛玲愛胡蘭成愛到天翻地覆,可惜上天對她沒半點憐憫,或者這就是老人家所說:得一失一。張愛玲對胡蘭成的愛沒有回報,最後,她一個人孤獨在美國過身,離世時,身邊一個人也沒有。

我特意找張愛玲的手稿看,我想看看她的字有沒有她文筆精采、厲害。原來沒有!她的字,沒有她文筆下的那種氣焰,張愛玲的字遠看像粒米,工整是工整的、四四方方的,但真的好細,細到襯不起她的名氣。

字寫得好,命就好,或許真的有點根據。

《第一爐香》是張愛玲二十三歲時寫的一部短篇小說,嚇人的地方是,張愛玲好像預言了她的一生,故事中的女主角彷彿就是她自己——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但她的心是歡喜的,從塵埃中開出花來。

她的成就很大,但她自我形象像她的字,好細。「低到塵埃裏」那種近乎自虐的愛情,不是幻想出來,是張愛玲可能根本就是一個喜歡自虐的人。人人看到她心痛,替她不值,但她可能在自虐的愛情中得到滿足。

圖為張愛玲於一九七八年寫給宋淇夫婦的信(本報資料圖片)

撰文 : 張寶華

欄名 : NO ME TOO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