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幣毋須保7 減美債降風險

評論版 2019/05/29

分享:

中美貿戰進入新階段,鬥爭長期化激烈化在所難免,中國必須從戰略高度做好心理及物質準備。同時,又須在戰術層面為自衞還擊戰作充分部署。為此必先端正認識看清中美鬥爭的本質。

美不擇手段 華須端正認識

這乃一場修昔底德決戰,美國目標首先是打死中國以保霸主「一哥」地位,為達標已不擇手段,因此甚麼抹黑、造謠、違反國際規例的單邊主義禁制、長臂管轄、威迫盟友跟從的招式都出齊了。在這情況下中國的反制自須因應行事,要注意:

(一)不能再以為讓利便可過關,求利只是美國次要目標,首要者是保霸。

(二)在戰術上不要再說甚麼「對等」、「克制」、「冷靜」、「理性」了,要如美國般不擇手段,能用的方式都用,沒有原則上的使用障礙。

(三)在還擊措施選擇上要科學客觀,選擇「武器」要看其有效性和減少對己方的負面影響。

在端正認識糾正錯誤思想上最近內地有一篇上佳之作(《光明日報》5月20日文)。文章提出了幾點原則性指引,包括堅定意志、一致認識、對曲折道路(包括鬥爭要付代價)要有充分思想準備,對光明前景要有堅定信心。只有如此,方可保在鬥爭中勝利,當然最根本的是認清這乃修昔底德生死戰,並以此為基礎統一認識堅定鬥志增強信心承擔代價。

必須明白若中國輸了便只能如日本般做美國附庸,甚麼圓「中國夢」民族復興都可以忘掉,中共政權也將從根本上動搖。中華民族再次面對危險挑戰,必須發出吼聲振奮精神全力應對。

外儲過高 宜減至2萬億美元

在具體措施上,爭議較多的是貨幣戰(如以人民幣貶值抗關稅)和金融戰(如減美債)。原則上這些都可用應用,從具體層次看,則要注意一些事項。最近人民幣貶值頗多,已引發貨幣戰聯想,因對滙率走向,央行有一定調控能力,需要明白者是:

(一)貶值總體有利,但對中國本土增值低的出口助力不大。

(二)勿怕貶值,更無必要守7,所謂心理關口,只是市場炒作藉口,更勿盲目以為人民幣無大貶、長貶壓力;外部形勢日差,內部經濟欠動力都是重大風險因素。

(三)過去在2005到2015年十年間人民幣兌美元在成本大升之際仍升值三成,乃中國版《廣場協議》,現若回調約二成到7.5算也非不合理。

(四)與滙率息息相關的是外儲水平。有貶值與減儲間的抉擇矛盾的爭論,實無意義,滙率應貶外儲也過高,減至2萬億美元(即減1萬億)亦很合適。幾年前便曾出現貶值與減儲並行情況,貶值至近7而減儲約萬億,乃理想調整而非問題。

3大因素 美債風險日增

對於減持美債應先放開地緣政治因素考慮,單從投資者角度看問題。在商言商,美債實是高風險資產,究其原因很多:

(一)美國內部因素:一是聯儲局已停買減持,少了需求增了供給,二是美國財赤難控債務續升,國債對GDP比例已超100%。

(二)外部不利因素日多:一是敵對國家如俄國、伊朗、委內瑞拉及許多對美國心存疑慮的伊斯蘭國家都在減持美元資產和推行去美元化,國際交易盡量減少使用美元。二是日本及海灣油國各因本身原因減持或少買美元資產;日本是因人口老化對美債轉買為賣,油國則因美國入口減少及油價偏低。

(三)是美國的長臂管轄政策促令各國包括盟國去美元化,導致以美元資產作儲備的需求下降,歐盟在這方面尤為積極。

對美國財政、債務及美元資產的擔憂日益廣泛,反映了國際上對美國及其信用的信心普遍下降,格蘭斯班及不少投資家(如新債王等)都曾表示關注。中國作為最大美國國債的外國投資者自應檢視相關Portfolio。還須注意中國持有大量的美國agency bond,即政府支持的機構如房利美、房貸美等的債券,風險比國債還稍高而須優先處理。顯然,作為投資者,中國減持美債已是必然之選,並以此配合減少外儲。

總之,人民幣貶值、去美元化及減持美債從經濟角度看應及早進行以降系統性風險,故已不必深究是否以此為中美鬥爭武器。但落實時應漸進及只做不說免引發震盪,因這對中國也無益。

在2005到2015年十年間,人民幣兌美元在成本大升之際仍升值3成,乃中國版《廣場協議》,現若回調約二成到7.5算也非不合理。(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