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藝術家

副刊版 2019/05/30

分享:

世上能登堂入室進駐英國TATE藝術博物館的波鞋不多,就是炒賣至不理性價錢的Eminem 313,也離博物館水平很遠。特別是這雙波鞋看來很普通,也絕非出自名廠,物料雖堅固卻無獨特之處,惟其心思設計和背後意念,才讓它冠為藝術品在博物館收藏展覽。

這對鞋叫Brinco,是西班牙語「跳」的意思,藝術家Judi Werthein有見不少南美難民,在美墨邊境千方百計「跳」到美國追尋自由和更好生活,過程中不僅困難重重,很多時在惡劣環境下受苦,甚至喪命,故此,她決定設計一對用以扶助「跳境」的波鞋。

鞋履是張地圖,印上邊境關閘和缺口,鞋帶扣上指南針和小型電筒,方便尋找方向及照明,實用之餘,設計意念也不賴,鞋頭設計是鷹,像代表着向美國前進。她在中國找廠商大量製造,並免費派送給邊境難民,此舉引來極大回響,雖有不少支持者,但同時反對者亦眾,各大傳媒報道下,一對波鞋引起兩極化辯論,愛心與仇恨再次對壘。

且不談「跳境」的對與錯,只談藝術真諦,以不同意識形態來表達作者的創作力和想像力,常見藝術包括書畫、音樂、雕塑、舞蹈等,但若要把波鞋昇華至藝術品,便只能靠其背後意念。同樣,醫治本身只是科學,若要轉化成藝術,便要以病人福利為本,再加想像和創作。

但願每位醫生同時也是藝術家。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