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y Two Shoes

副刊版 2019/05/30

分享:

英諺有「Goody Two Shoes」一語,專門形容那些自我表現或標榜很「nice」的人。這些人,小時就非常樂做長輩、老師的「乖寶寶」去贏得讚美,長大後便自豪於以「好好先生/小姐」姿態示人,故以「Goody Two Shoes」形容一個人時,實帶貶義,因太在意賣弄此等乖巧,實則毫無性格兼屬無聊人生。

Goody Two Shoes為要顧全「乖/好」的美好形象、又怕得失人,故在他們的口中,凡事並無好或不好,他們或自詡這叫「大方」,實則只是「官腔」。從小到大,Goody Two Shoes都以「information」(資訊)與人交流,卻從來沒有好好以「perspective」(角度)去看事物。這類「乖寶寶」,讀書時期或還能靠死啃書本撑過去,但當我們長大後走入江湖,則是另一種遊戲規則。成年人的社交和工作世界,人家在意的,是你有否獨特個性、見解和看法,腦袋若只有別人的「資訊」卻沒有自己的「角度」,則如今人人都識上Google搜尋資料的世代,於朋友圈子或公司裏,多一個「人肉搜尋器」又有甚麼added value?

《紅樓夢》的薛寶釵就是典型的「Goody Two Shoes」,一味靠表面的「nice」去做人,但又不是真正的人品好,只是害怕失去人家讚賞而做的「好」,屬於無靈魂的「nice」,故從無深交情誼。不能說薛寶釵是「偽善」,她的nice,或連自己都呃埋,但她這種骨子裏想憑「好」去討好或去贏,則可說是一種「藝善」(以「善」作表演、修飾或掩飾),在我眼裏,是《紅樓夢》裏最不討好的人物。

相比起「藝善」的Goody Two Shoes,我更愛跟真性情的人交流,兩個人勇於流露真情、見解或立場,交談才有互動、火花,彼此看法毋須一致,但這樣的深談,才能有深交。相反,跟寶釵之流相處,從來只能在核心外圍談風花雪月,沒法言深,乏味得像一潭死水,因為他們只有能力應付information式的談話,一去到深入一點的perspective之交流,腦子空空如也。而最可怕的是,他們也樂於如此。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