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聰明藥」變尖子? 心理反應作祟

評論版 2019/05/30

分享:

臨近考試季節,相信不少學生正忙於溫習,積極備試。近年歐美國家流行服用俗稱「聰明藥」的興奮劑,聲稱可增強記憶力及專注力;本地也傳出有家長望子成材,要求醫生為孩子處方相關藥物。究竟「聰明藥」是否真的具有以上效用,或只是服藥者的羊群心理作祟?

神經興奮劑 增專注記憶力

所謂的「聰明藥」泛指被稱作可增強專注力或記憶力的藥物,不少人覺得這類藥物「有病醫病,無病也能提升專注力」。近年其常見成分包括安非他命(amphetamines)、哌醋甲酯(methylphenidate)或莫達非尼(modafinil),而處方藥物名稱則分別為「阿德拉」(Adderall)、「利他林」(Ritalin)和「保你醒」(Provigil)。這三款藥物均屬於中樞神經系統興奮劑,其中「阿德拉」及「利他林」主要用作治療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及成人渴睡症;「保你醒」則可治療渴睡症。

服用「聰明藥」近年在外國頗為流行,一項調查於2017年訪問近三萬名來自全球15個國家的人士,當中有14%自稱在受訪前12個月內,曾為了增強記憶力及集中力,而服用「聰明藥」,比例較2015年時的5%,增加接近兩倍。

入侵校園職場 港屬處方藥

「聰明藥」的需求從何而來?英國牛津大學學生報《Cherwell》早年一項調查發現,在該校662名受訪學生中,有15.6%表示曾在沒經醫生處方的情況下服食「聰明藥」;而當中有43.2%受訪者指,在考試及提交功課限期前偶爾服食。

也有報道引述外國學者稱,每五名大學教授就有一人承認長期服用「聰明藥」,以協助他們集中精神應付工作。另一名牛津大學研究員認為,「聰明藥」的最大優點在於服用後,可使腦筋變得更靈活,讓他更有能力處理複雜的理論及問題。

在香港,曾有自稱家長的人士在討論區,揚言曾為提升孩子成績,向精神科專科醫生謊報孩子患上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索取相關藥物。雖然上述故事難辨真偽,但始終令人擔心,「聰明藥」是否正滲透不同年齡層及行業。

保安局轄下的禁毒處也關注「聰明藥」在本港的使用情況,並於今年初邀請本地關注藥物的組織舉行講座,向市民講解有關「聰明藥」的資訊。

根據本港《藥劑業及毒藥條例》,藥劑製品必須向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註冊,才可在市面售賣,任何人士非法售賣或管有處方藥物即屬違法,最高可被判處罰款十萬元及監禁兩年。而上述的三款「聰明藥」,目前只有「利他林」已獲註冊,但屬於危險藥物,必須經由醫生處方。

恐中風多疑 停服疲倦抑鬱

究竟未經醫生處方而服用屬於興奮劑的「聰明藥」,是否如上述人士所想,有助增強學習及工作能力?首先,所有興奮劑均具有增加腦部多巴胺分泌的作用,而多巴胺是一種神經傳遞物質,讓人提升快樂情緒及專注力。

有醫學研究指出,患有過度活躍症的病人服用經醫生處方相關藥物後,一般會感到更集中及精神,但未有患上此症而服藥的人,即使服藥也不能提升學習及思考能力。有關研究或說明,上述人士服藥後「自我感覺良好」,可能只是心理反應作祟。

至於副作用,服用高劑量相關藥物會增加誘發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例如中風;而長期濫用這些藥物的人,會較容易出現敵意及多疑的情緒;當一旦停止服用便會出現脫癮徵狀,例如容易疲倦、抑鬱等。

跟風依賴藥物 終得不償失

此外,「聰明藥」涉及的價值判斷,也觸發道德爭論。試想想,運動會有禁藥規管,以確保比賽在公平的原則下進行,那麼比拼知識的賽事,進入試場前服食「聰明藥」是否屬於作弊?

美國杜克大學數年前引入校規——凡未經批准使用處方藥物來提升學習表現,將被視為作弊。然而,杜克大學法律學系教授Nita Farahany並不贊同落實有關規例,認為禁止服用「聰明藥」等同剝削學生的選擇權。

其實,除了服用「聰明藥」,也有其他方法提升集中力及記憶力。有學者分析多項研究後發現,帶氧運動有助提升記憶力,而且兩者之間的關係存在時間性,當進行運動與接觸將要記下、忘記或變更的資料,時間相距愈少,效果愈好。

話說回來,對學業或工作更有要求,實屬正常事,但每人才性各異,總不能人人考第一,依靠服食「聰明藥」換來的好處,也許需要用健康償還,最終得不償失。聰明的你,會跟風服食「聰明藥」嗎?

臨近考試季節,相信不少學生正忙於溫習,近年歐美國家流行服用俗稱「聰明藥」的興奮劑,聲稱可增強記憶力及專注力。(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