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得只能「好」

副刊版 2019/05/31

分享:

在工作上,「Goody Two Shoes」的人,通常創意、膽識、遠見、主見「四大皆空」,只能應付「execution」(執行性)的工作。哈佛大學心理學家Teresa Amabile專門研究這些「人太好」的隊友,她的總結是:跟這些人交手,可能會有溫馨和諧的氣氛,但亦僅限於此。她說,今時今日,一副「好好先生/小姐」的姿態,只會令人覺得個性軟弱或欠缺智商。

曾在團隊裏遇過一位「好好先生」,辦事能力奇差,效率甚低,但因為人「好nice」和「資歷」深,屬前輩級,每每做事甩漏時,大家都不會正面指正。有一天,有同事去「好好先生」辦公室商討與他共同合作的項目,結果被迫聽他熱淚盈眶地分享了幾近兩小時的信仰見證,同事好不容易逃出來,當然要談的公事沒有仔細談到,同事惟有頂硬上幫「好好先生」做埋,大概花的時間也只是兩小時而已,以後怕怕。由於「好好先生」資歷深,頂頭老闆不會炒,大家好不容易才等到他退休的日子。

在一個團隊,「好人」其實沒有問題,甚至會受他人愛戴或尊重,條件是:只要他是有能力之士。但一個無能卻又「好好人」的員工,其破壞力不比其他員工低。「好好先生/小姐」在現世代可以是一個團隊的負資產,他們沒主見/沒思考的存在,往往消耗了機構的資源和其他員工的時間與精力,去替他們做盡各種形形色色的「執手尾/補飛」工作。在最差的情況下,這些好好先生/小姐可以毫無建樹到晉身「冗員」級別。

又或換個角度去看,Goody Two Shoes可能喑啞底自知沒有甚麼能力或過人之處,所以,惟有一味只能靠「好」的姿態去贏他人之掌聲,即是—「渣」得只能賣弄「好」,有這樣的員工/同事,耗人資源、誤人時間,誰想要?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