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櫃碼頭遷珠海 葵青「騰籠換鳥」

評論版 2019/05/31

分享:

自《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發布以來,中央陸續推出多項政策措施以推進大灣區融合發展。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更是重要一環。

廣深港3港口 面臨發展瓶頸

《綱要》指出,要提升珠三角港口群國際競爭力,增強廣州、深圳國際航運綜合服務功能,進一步提升港口、航道等基礎設施服務能力,與香港形成優勢互補、互惠共贏的港口、航運、物流和配套服務體系。

2019年1月,致公黨廣東省委員會向廣東省兩會提案,《關於粵港澳在萬山群島共建「國際航運綜合試驗區」的建議》(下稱《建議》)。《建議》指粵港澳三地在珠海萬山群島共同建設「國際航運綜合試驗區」(下稱試驗區),並探索互惠互利的建設與管理模式。筆者認為,建議值得當局認真研究。

粵港澳共建試驗區 成全球最大港

粵港澳有廣州、深圳、香港三個世界級大港,均面臨發展瓶頸。廣深港口水深不足,如今國際營運之最大型船舶已達42萬噸級,進入廣深港口之前都需要減載才可停靠。而香港貨櫃碼頭則面臨土地設施不足、人力不足等結構性問題,吞吐量連年下跌。

萬山群島位於珠江入海口,鄰近香港大嶼山(最近距離4.8公里),擁有大小島嶼超過100個,自然水深10至30米,具有天然優勢打造深水良港。廣州、深圳、香港三個港口競爭態勢明顯,整合發展困難重重。面對上海、新加坡、寧波舟山等港口貨櫃吞吐量快速增長,廣深港港口貨櫃吞吐量顯得增長乏力。如果粵港澳共建試驗區成事,新港口或可成為全球第一大港。

《建議》希望粵港澳三地研究組建管理局,可按照現有港口吞吐量分配份額,在中央批准下,管理局全權統籌試驗區規劃、興建、營運等事宜。利潤分配及決策等事項可以經各方協商達成共識。同時,各方可以探討將香港自由港政策延伸至試驗區。《建議》還就試驗區具體位置規劃等作出詳細說明。

對香港來說,是項建議極具潛力。眾所周知,葵青貨櫃碼頭佔地300公頃,鄰近市中心,地理位置優越,基礎設施配套完備,自1992至2004年間,這裏一直是全球最繁忙之貨櫃碼頭。此後,吞吐量排名便連年下跌,根據最新預測,2019年貨櫃吞吐量排名將跌至全球第8。吞吐量排名長期下跌,說明碼頭發展遇到困局。

首先,葵青貨櫃碼頭土地嚴重不足,目前僅有24個泊位,面對自然災害過後貨物大量積壓,碼頭水洩不通已成常態。雖然政府已規定停靠貨櫃碼頭之貨船必須使用低硫燃料,但市區空氣質素依然為市民所詬病。試驗區建成以後,葵青貨櫃碼頭便可重置於試驗區,300公頃的土地可以得到釋放。該區交通配套設施已經完善,鐵公路網皆能覆蓋,碼頭所釋放之土地興建商住設施可以快速發揮效益。

騰出葵青土地 建商住設施

現今全球第一大港上海港,得益於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競爭力持續提升。早在2005年,上海港就在浙江行政管轄海域建成洋山深水港,通過跨海大橋與上海市連接,並持續擴大建設,採用先進自動化管理技術,減少人力成本。洋山港四期自動化碼頭目前已成為全球最大智能化碼頭,整個碼頭區域內空無一人,甚至運送貨物之卡車亦毋須人力駕駛,而人只須在控制室緊盯屏幕確認設施安全。

當香港航運業人力不足,試驗區得建置自動化設施,提高效率。從吊裝貨櫃、運送貨物、牽引船舶等方面均可實現無人操作,以幫助香港適應航運業人力不足。

長遠來看,當局可以建設連接大嶼山至試驗區之跨海大橋,以進一步打通貨物及人力運輸通道。此橋未來可通過大嶼山接駁港珠澳大橋,直達珠江西岸城市。

跨海大橋 連接大嶼山萬山群島

政治方面,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事效率低,工程撥款一再延宕,有時議員為杯葛一項撥款,會連帶影響其他毫無爭議之撥款批准進度。如果相關工程遭到司法覆核挑戰,工程勢必受阻。殷鑑不遠,上屆特區政府提交立法會申請東大嶼都會填海可行性研究之撥款2.5億元,到任期結束都無法落實。

根據過往經驗,如果政府決定啟動填海工程,一般需時十年才得以動工,何況批准程序會遭多重挑戰。然而,試驗區所處海域為內地水域,屬珠海市管轄,如果各方決定共建試驗區,提請中央批准,香港得以避免冗長批准程序,令相關工程快速上馬。

總括而言,是項建議具有前瞻思維,不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政策。各方應該摒棄本位主義,積極研究有關建議以助大灣區互聯互通,並一舉紓緩香港土地供應不足此一民生頑疾。

葵青貨櫃碼頭土地和人手嚴重不足,若碼頭可重置於粵港澳在萬山群島共建的航運試驗區,300公頃的土地可以得到釋放,並提升本港航運的競爭力。(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宇徹 匯賢智庫項目統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