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過勞增 減工時僱主有責

評論版 2019/05/31

分享:

世界衞生組織日前一度將過勞列為疾病,其後改口,但世衞討論過勞凸顯這已成了全球職場問題。香港過去6年出現635宗疑似過勞死個案,即使過勞未納為職業病,亦值得社會正視。

日修改勞動法 限每月加班時間

世衞周一在瑞士日內瓦開會,首度把過勞(burnout)列為《國際疾病分類》的疾病之一,定義為「長期無法克服工作壓力」,並臚列過勞三個病徵:因工作而感到筋疲力盡、對當前的工作感到無力感、感受到自己的工作效率不斷下降。世衞翌日改口,將過勞定義為職業現象。

盡管世衞改口,但同時反映世衞已正視過勞日益嚴重的問題。日本上班族超時工作聞名於世,自1969年出現首宗過勞死個案後,每況愈下,2015年有近200人過勞死或因過勞自殺身亡,其中一名24歲員工死前一個月曾加班105小時,震驚全國,迫使政府修改勞動法,規定加班上限每月為45小時。

即使講究勞工權益的西方,員工過勞也相當嚴重。英國衞生安全局數據顯示,2016/17年度,全英有52.6萬人因工作壓力而患上焦慮或抑鬱。美國哈佛商學院和史丹福大學商學院2016年一份研究顯示,美國每年因工作壓力致死的人數高達12萬,為商界造成1,900億美元醫療開支。

香港雖沒有過勞死數字,但在2013至18年間在職場因非職業病死亡的疑似過勞死個案多達635宗,由於過勞未列為職業病,故死者無法受到《僱員補償條例》保障。港府表示正研究是否將過勞列為職業病。

面對職場過勞現象日趨普遍,各地須採取措施緩解問題。政府可做的辦法是立法制定標準工時,例如南韓在2004年為逾1,000僱員的企業引入每周工作40小時制度,到2011年在全國全面實施。又例如將過勞列為職業病,目前只有日本和拉脫維亞,丹麥、法國、葡萄牙和瑞典等八個歐洲國家對過勞症作出賠償。

宜改善工作環境 為員工紓壓

即使多國實施標準工時,但並非強制性執行,加上不同行業有自身需要,如金融業和醫護人員需長時間工作,擔心稍有不慎會導致客戶損失或醫療失誤,故精神處於高度緊張狀態。美國有調查顯示,醫生出現過勞機率高常人一倍,並造成每年46億美元經濟損失。

員工過勞會易患病多請假、做錯決定,更可能為減壓而轉職,可令企業蒙受重大損失,故已有企業自發性減工時,如新西蘭保險公司Perpetual Guardian今年試行每周工作32小時,結果員工壓力大減,見客次數增加。

不管過勞會否被納入職業病,政商都要設法改善工作環境,緩解員工的壓力,員工亦可自救(見表),保持心境平和,盡量達致生活工作平衡。

香港過去6年出現635宗疑似過勞死個案,值得社會正視。(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