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債務陷阱」 是誰的陷阱?

評論版 2019/06/01

分享:

批評人士經常聲稱,中國正在利用其龐大的一帶一路倡議,作為某種形式的強制性「債務陷阱外交」,以對加入其跨國基礎設施投資計劃的國家施以控制。

華議價力衰減 被迫談判讓利

但正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黛博拉·布勞迪甘姆(Deborah Brautigam)最近指出,這種風險經常被媒體所誇大。事實上,一帶一路可能會帶來另一種風險——但這是對中國本身而言。

在最近召開的北京一帶一路峰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乎認知了這種對「債務陷阱」的批評。習近平在致辭中表示,「建設高質量、可持續、抗風險、價格合理、包容可及的基礎設施,協助各國充分利用其存量資源。」

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訊號,因為它表明中國已經更加意識到一帶一路的債務影響。全球發展研究中心的一項研究得出的結論指,參與一帶一路的63個國家中,有8個面臨着「債務困擾」的風險。

但正如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名言所說,「如果你欠銀行一百英鎊,你就有麻煩了。但如果你欠銀行一百萬英鎊,那就是銀行的麻煩了。」在一帶一路的背景下,中國很可能會成為一位被欠了一百萬英鎊的銀行家。

尤其是中國可能淪為「議價能力衰減模型」(obsolescing bargain model)的受害者,該模式表明,外國投資者在東道國投資愈多,其議價能力就會愈少。像一帶一路那樣的基礎設施項目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因為他們體量龐大、在地興建,亦只有建設完畢才能有經濟價值。

不出所料,一些一帶一路夥伴國家現在要求重新談判條款,而且通常是在項目啟動之後。中國可能被迫提供更多讓步,以保項目的正常進行。比如馬來西亞就在4月中旬宣布,在去年大選之後被政府擱置的一個重大一帶一路鐵路項目,現在將在「重新談判後」繼續進行。據媒體報道,當中的建造成本降低了三分之一。其他一帶一路國家可能也會要求減免和註銷債務,而其成本最終將由中國儲蓄者承擔。

夥伴國政治經濟弱 違約風險高

在繼續推進的過程中,一帶一路可能會為中國帶來額外的隱性成本。首先,在基礎設施項目上賺錢是非常困難的。人們一般認為基礎設施投資可推動經濟增長,但這方面的證據還很薄弱。事實上,中國本身就是在其增長起飛之後,才建立了大部分現有基礎設施。

比如在1980和90年代,盡管鐵路網路總里程較短,但中國的增長速度遠高於印度。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1996年中國有總長56,678公里的鐵路綫,印度則有62,915公里。中國的增長不是由基礎設施來啟動了,而是改革和人力資本投資而來。如果增長無法在一帶一路國家實現,成本可能最終只能由中國企業承擔。

此外,中國的許多一帶一路合作夥伴國家——包括巴基斯坦這個該計劃下的主要投資接收國——都存在風險。除了極高的政治、經濟和違約風險之外,該國在教育指標方面的評分也很低。根據一份報告,巴基斯坦的識字率在221個國家中排名第180位。這也是中國在巴基斯坦投資的潛在危險訊號,因為研究表明,對有形基礎設施的投資只會為那些人力資本水平較高的國家帶來增長。中國本身也從基礎設施投資中受益,因為它也在教育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

我們同時也不應將一帶一路與馬歇爾計劃相提並論。馬歇爾計劃是二戰後,美國幫助重建西歐的援助計劃,也是大規模投資項目如何促進增長的一個案例。而馬歇爾計劃之所以如此成功——而且花費成本跟一帶一路相比較小——因為它幫助的,是那些因戰爭而暫時受到破壞的治理良好國家。援助在此只是刺激增長的引子。

相比之下,一些一帶一路國家深陷經濟和治理問題的泥沼,缺乏實現增長的基本要素。僅僅幫他們建立基礎設施是不夠的。

貿戰陰影下 棄明投暗製麻煩

最後,一帶一路可能會進一步強化中國的國有部門,使得其中一種長期威脅該國經濟的因素進一步凸顯。根據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一項研究,2018年上半年(根據最新資料),私營企業僅佔一帶一路投資的28%,比2017年同期下降12個百分點。

一帶一路巨大的體量,再加上中國國有部門盈利能力不足的現狀,意味着該計劃下的項目可能需要中國各大銀行的大力支持。因此,一帶一路投資將不可避免地與國內私營部門爭奪資金,以及愈來愈寶貴的外滙資源,但私企現在已經面臨高稅負和中國對美貿易戰的壓力。

此外,作為中國私營部門重要組成部分的西方企業,正在退出中國。包括亞馬遜,甲骨文,希捷和優步在內的幾家美國公司、韓國的三星和SK海力士,以及日本的東芝,三菱和索尼,都已經縮減或完全放棄了在華業務。這在某種程度上導致2017年美國對華直接投資只有26億美元,而2002年為54億美元。

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事態。通過一帶一路,中國正在與世界上一些最專制、經濟上不透明、及經濟落後的國家捆綁在一起。與此同時,在貿易戰下,強大的國有部門和保護主義將使中國與西方漸行漸遠。

中國之所以能產生和發展出承擔一帶一路項目的能力,正是因為其經濟向全球化、西方技術和專業知識敞開了懷抱。與其與西方的交往相比,一帶一路可能會催生可能為中國經濟帶來麻煩的風險和不確定因素。

隨着中國經濟放緩及其出口前景愈來愈受地緣政治因素所籠罩,也有必要去重新思考一帶一路的步伐、範圍和規模了。

www.project-syndicate.org

隨着中國經濟放緩及其出口前景愈來愈受地緣政治因素所籠罩,也有必要重新思考一帶一路的步伐、範圍和規模。(資料圖片)

撰文 : 黃亞生 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學院政治經濟和國際管理教授、中國經濟與商業國際講座教授

欄名 : 大國博弈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