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融資難 結構問題結構解決

評論版 2019/06/05

分享:

近年來,隨着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增加,特別是部分民營企業經營和融資困難並顯,轉型和增長均面臨挑戰。

2018年11月1日,民營企業座談會提出了支持民營經濟發展六大舉措,其中強調要改革和完善金融機構監管考核和內部激勵機制,着力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盡管中小微企業融資是長期以來的世界性難題,但中國的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融資缺口卻因其明顯關聯,而呈現鮮明的結構性錯配。數據表明,民營企業不論在中國的直接還是間接融資鏈中,均處相對弱勢地位,甚至在監管趨嚴中,其債務違約和股權質押風險不斷凸顯。

中小企融資難 內地尤其嚴重

中小企業融資是困擾全球的長期難題,早在上世紀30年代,英國麥克米蘭爵士牽頭的委員會在調查英國金融和工商業過程中,就在一份報告中就提出所謂的「麥克米蘭缺口」(Macmillan Gap),即中小企業融資困難並非完全源於可靠擔保品的缺乏,而事實上因為資本有效供給低於其有效需求。此後的一系列研究,比如Bolton報告(1971)、Wilson委員會報告(1979)、Aston商學院報告(1991)等也表明類似問題並非孤例。在中國,這一錯配的結構性特徵或更突出。盡管難以找到直接數據揭示中國企業規模、所有制、融資缺口之間的精確對應關係,但間接的關聯表明,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難有不小的交集。

世界銀行2018年發布的《中小微企業融資缺口報告》估計,中國中小微企業潛在融資缺口高達1.9萬億美元,分別佔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潛在融資需求的42%和76%。

民企貢獻大 貸款佔比低

事實上,基於信貸數據的判斷仍低估了中小微/民營企業的融資難度。比如,西南財經大學2014年的報告顯示,我國62.9%的小微企業僅有民間借款,另外14.1%的小微企業既有民間貸款又有銀行貸款。

與民營企業在中國經濟體系中的作用相比,其在金融系統獲得貸款相對不足。2018年10月,劉鶴副總理提到「民營經濟在整個經濟體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新增就業和企業數量」。但在貸款佔社會融資比重超過7成的中國金融系統中,無論根據哪種口徑測算,民企的相對地位均與其在經濟體系中發揮的作用不相匹配。

按銀保監會口徑,2018年截至三季度末,民企貸款餘額約為30.4萬億元,據此推算民企佔商業銀行貸款餘額之比約為28%,另「據不完全統計,現在銀行業貸款餘額中,民企貸款佔25%」,二者數字相對一致。

按央行口徑,在2012至2016年境內企業人民幣貸款餘額中,除國有控股和集體控股企業外的其他企業貸款餘額佔比平均為42.8%,但呈現下降態勢。此外,央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2018年末國有企業、民營企業貸款餘額合計90.6萬億元。其中,民企42.9萬億元,佔比47.4%,與國有企業佔比大體相當。

中國企業整體直接融資比重明顯偏低,而民企直接融資相對規模較國企不可同日而語。信用債是中國企業直接融資的主要渠道。據我們計算,2000年至今,中國企業境內信用債累計淨融資額為31.9萬億,其中2015年至今達27.4萬億。但從結構來看,2015年以來,民營企業累計淨融資額僅為2.3萬億元,同期國有企業累計淨融資額為14.6萬億元,佔比達53.3%,而外資、集體、公眾、其他企業淨融資額約10.5萬億。此外,2018年以來,受經濟增速下行和金融強監管影響,總償還量明顯增加,導致民企債券累計淨融資規模僅為16.9億元。

直接融資渠道 將進一步暢通

相較債權融資,中國企業股權融資規模始終偏低。據我們計算,近40年來中國企業境內通過IPO、增發、配股以及發行優先股、可轉債、可交換債等渠道募集資金共13.2萬億。2015年至今,我國企業股權融資總規模為7.2萬億,其中民營企業通過股權融資不足3.1萬億。

展望未來,直接融資將成為破解民營企業融資難的重要抓手:從機理看,無論是傳統被認為「少抵押物、高風險」的民企和中小企,還是「輕資產、融資需求顯著前移」的新經濟企業,傳統的間接融資模式均難以充分發力;從機遇看,伴隨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金融供給側改革和資本市場新一輪改革開放也將漸次釋放制度紅利,民營企業、中小企業、新經濟企業的直接融資渠道將會由於審批流程簡化、信息更為透明而進一步暢通。

其他融資因監管趨嚴日益規範化,但非標急劇收縮和債務違約、股權質押風險等需高度關注。由於直接融資比重較低,且信貸存在結構性錯配,中國民營企業對於非標融資的依賴程度明顯偏高。

經濟逆風股市挫 兩面受遏

財政科學研究院《2018年「降成本」專題調研報告》顯示,在2015至2017年,國有企業借款結構中,銀行貸款佔據絕對主導,非標融資規模佔比僅為3至7%,反觀民營企業,三年間對於非標融資佔比則分別達43.9%、38.3%、15.4%。非標融資近年來的相對收縮也受金融監管加強所影響。從社融口徑看,非標存量佔比已從15年底的16.2%降至2019年4月的12.2%,這也是2018年民營企業融資難度明顯加大的重要原因。

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民企債務違約開始凸顯。2015年至今,我國企業總計違約債券餘額接近2,160.9億元,違約債券達277隻,其中民營企業違約債餘額接近1,300億元,違約債券達166隻。

民企股權質押風險也在經營環境收緊和股市出現下挫的雙重壓力下不斷暴露。2014年底至今,我國上市公司總質押市值從約2.6萬億增至約5.0萬億,其中民企質押市值從1.7萬億激增至3.7萬億,而同期國企質押市值僅從0.5萬億增至0.7萬億。從質押比例看,上市公司整體從11.7%增至15.4%,而民企則從11.7%升至15.4%,相比而言,國企僅從4.1%上升到4.9%。

總結起來,民營企業不論在中國的直接融資還是間接融資鏈條中均處於相對弱勢地位,甚至在監管趨嚴的過程中暴露出諸多風險。這一結構性頑疾決定了解決民企融資難並非畢其功於一役的「運動戰」和「一刀切」,而需要「幾家抬」的合力,並順應於企業生命周期規律,銜接好不同融資模式。

展望未來,中國企業融資結構的優化和融資缺口的彌合相生相伴,這一過程難以憑行政化的簡單手段來完成,而將建立在促進經濟轉型長效機制的基礎上,通過充分市場化來實現優勝劣汰。

按央行口徑,在2012至2016年境內企業人民幣貸款餘額中,除國有控股和集體控股企業外的其他企業貸款餘額佔比平均為42.8%,但呈現下降態勢。(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
王宇哲 工銀國際
錢智俊 工銀國際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