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隱青變隱中 資源匱乏求助難

評論版 2019/06/05

分享:

日本近日接連發生兩宗涉及隱蔽人士的謀殺案,令當地再度關注隱蔽人士問題。本地隱青問題一直未解決,更可能如日本湧現隱蔽中年,應及早為此類人士提供支援。

各地「繭居族」 生活自我隔離

日本川崎市上周二發生無差別殺傷事件,51歲隱蔽人士持刀到當地一間小學隨機行兇,造成2人死亡、17人受傷。在上周一,日本一名前高官熊澤英昭擔心長期隱蔽在家的44歲兒子,會如川崎市兇手一般為禍社會,痛下殺手將其刺死。

所謂「繭居族」(Hikikomori)並非日本特色,各地都有類似問題。據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深中樂Teen會社工蘇嘉穎姑娘解釋,受隱蔽問題困擾的年輕人因個人、學業、社會及家庭等因素(見表),處於極低動機狀態,選擇暫時與社會系統脫離,以自我隔離方式生活,旨在紓緩壓力。

這類人士往往被冠以負面標籤,但蘇姑娘表示,大部分隱蔽人士沒有反社會行為,不會破壞社會秩序、打架或吸毒,亦不會影響街外人;他們在社會的存在幾近隱形,容易被忽略及遺忘。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黃蔚澄早年統計,本港約有4萬名隱青。隱青得不到援助,則會變為隱中,本港2014年一名33歲、隱蔽家中多年的男子燒炭自殺,便曾引起過社會關注隱中問題。

基督教服務處計劃主任袁梓齡曾反映,隱中人數呈升勢,惟因服務對象多限於30歲以下,資源有限而往往愛莫能助。

本港隱青早自2003年起,已可求助於基督教服務處的「隱蔽」青年支援服務,包括家訪、生涯規劃、建立社交支援網絡,其家人亦可參與機構的家庭活動,例如聚會及溝通技巧訓練等。社署亦設有網上青年支援隊,主動透過網絡接觸6至24歲的邊緣和隱蔽青少年。

家長宜多聆聽 打開子女心扉

繭居族背後反映的或是更廣泛的社會問題。英國國會議員Jo Cox前年被一名隱蔽男子謀殺後,當地政府正式在今年成立孤獨委員會(Loneliness Commission)、及任命孤獨大臣,處理國民孤獨問題。

對家長而言,眼見子女變得自我封閉及足不出戶,心痛之餘又如何是好?黃蔚澄表示,家長不可只是憂傷,更需充分聆聽子女聲音,配合社工協助,才能打開其心扉。

日本前高官熊澤英昭因44歲兒子不務正業,又有暴力傾向,擔心兒子鬧事,涉嫌以刀殺兒,其後報警自首。(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