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嗄?!嘩!!

副刊版 2019/06/07

分享:

我們已跨越「後現代」、進入「偽現代」社會——充滿荒謬、矛盾、「假的可以真得了」的年代。在「偽現代」社會,「表象」已可去到跟「實相」完全相反,矛盾得令人反眼,如:早幾年美國北達科他州共和黨議員Randy Boehning堅決反對保障同志權力的法案,態度強硬,一副反同姿態,卻遭同志踢爆Boehning根本是同性戀者,並經常傳送不雅照;最後,Boehning被迫出櫃。反同原來是同性戀者,豈非賊喊捉賊?!

身處「偽現代」社會,認真(信)你就輸,目睹荒誕事,先不能單信表象,其次毋須動氣,抽離當睇戲,看看哪位戲中人入戲到自己都當真、哪位火候未夠有破綻——「咦?!嗄?!嘩!!咁你都講/做得出?!」——也不失為樂事。再舉一例:負責全日本網絡安全政策的大臣櫻田義孝,在眾議院被問到知否USB是甚麼時,那種當眾一臉茫然之神態,真教旁觀者也戥日本國民一額汗。後來,六十八歲的他更承認「自二十五歲後沒用過電腦。」這就是「偽現代」社會特徵,「表象」是網絡安全大臣,「實相」是連USB是甚麼都不知、連電腦都唔多識的插科打諢。所以,面對現社會種種,犯不着認真或動氣,抱持「咦?!嗄?!嘩!!」的心態,反能看真更多光怪陸離現象。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早前表示,將《逃犯條例》的移交刑期門檻提升至七年或以上,可剔除三類共七項罪行,包括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即「衰十一」)的性罪行。有行政會議成員指出,此舉可能剔除某些港人的憂慮,並說「性罪行,對於未成年的保障,亦是重要罪行,若要剔除這些罪行,也令人感到可惜。」此話甚是,倘衰十一可逍遙法外,令人齒冷之餘,亦不免心生疑竇:為何政府會認為剔除衰十一可消除憂慮呢?更耐人尋味的是,那又會消除誰的憂慮呢?剔除七項罪行的做法,包括衰十一的性罪行,有人話可惜,但我相信城中亦有人相當感激。進入「偽現代」社會,究竟甚麼是「表象」?甚麼是「實相」?政客的說話內容又有幾多是「表象」、有幾多是「實相」?看到如此真真假假的太虛幻境,我又禁不住「咦?!嗄?!嘩!!」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