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手機喪屍」睇路 助長不良使用道路?

評論版 2019/06/07

分享:

馬路如虎口,謹慎的行人過馬路時應該向左望、向右望,觀察兩邊的車輛走向,但低頭族過馬路卻是向下望——只顧看着手機。外國近年興起「手機喪屍」(Smartphone Zombies)一詞,形容這班低頭族橫衝直撞,儼如喪屍。

一邊走路,一邊看手機,往往會忽略路面交通情況,本港便不時有行人因忙着使用手機而亂過馬路,結果遭車撞倒。為免「手機喪屍」釀成交通意外,外國不少地方已出招應對,當中有否值得香港借鏡之處?

行路看手機 分散注意恐生意外

早有不少研究指出,使用手機講電話或發短訊,會令人過馬路時做出一些危險行為,如過馬路前未有看清路況。行人走路時用電話做甚麼最危險?台灣國立成功大學工業與資訊管理學系曾做過一項實驗,讓行人走在虛擬行人路上,並分別用手機玩圖片拖動遊戲、發短訊和閱讀新聞,以測試這些行為對其認知周邊道路事件(如紅燈亮起、有行人迎面走來等)的影響。

結果發現,測試者在發短訊和閱讀新聞時,對環境注意力減低,明顯比玩遊戲需要更長時間才可察覺道路上發生的事件。研究人員分析,這可能是因為該兩項任務要求參與者分外集中注視手機所顯示的文章,或從小型虛擬鍵盤中選擇字符,故他們分配在路邊環境的視覺注意力更加有限,而且在獲取和理解信息的過程中,他們往往集中注視屏幕顯示的句子,干擾了其對環境的認知。

在美國,忙於使用手機被視為近年行人死亡人數大增的其中一個「元兇」。當地高速公路安全協會(Governors Highway Safety Association)發表報告,指2015年美國的行人死亡人數比2010年增加25%,行人佔交通意外總死亡人數比例為過去25年來最高。報告認為,愈來愈多人在走路或駕駛時用手機上網,而令他們分心,可能是引致行人死亡數字上升的原因之一。

韓地面裝閃燈 奧裝燈柱氣袋

針對一班不看路的「手機喪屍」,不少國家各出奇謀應對。最新在南韓城市一山的行人過路處,正試行多元警告系統,在斑馬綫地面安裝閃燈,加上激光投射警告圖像於地面,當雷達感應器和熱感應攝影機感應到過路處有行人和車輛,會啟動地面的閃燈,還會通過應用程式發送警告到行人的手機,以提醒低頭族留意路面情況。

系統亦利用地面的閃燈警告司機,途經行人過路處前要收慢車速,據研發系統的韓國土木工程與建築技術研究所表示,在一個1,000輛汽車的測試中,警告有效率達到83.4%。

此外,以色列特拉維夫就在市中心一個行人過路處兩旁的地面安裝LED交通燈,假如試驗計劃證實有效減少事故,便會擴大計劃,而澳洲、新加坡和荷蘭亦正使用類似的地面交通燈系統。除了提醒低頭族,這些措施也可能為其他人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賽馬會的「創不同」社會創新實驗室,去年兩度在深水埗經常有行人亂過馬路的斑馬綫口,作地面LED交通燈實驗。有長者反映,因駝背和老花,有時會看不清紅綠燈,地上的LED交通燈成為很好的提示。

設裝置提醒行人以外,亦有地方政府甚為貼心,會設法減少「手機喪屍」出意外後的受傷風險,如奧地利城市薩爾斯堡官方有見愈來愈多遊客只顧望手機,沒有留意環境而受傷,遂將街上燈柱圍上安全氣袋,避免行人分神撞上燈柱而受傷。

不過提醒和警告未必萬試萬靈,還有可能令低頭族更不注意交通情況。美國愛荷華大學計算機科學學院團隊,利用虛擬環境軟件和動態捕捉系統,模擬參加實驗者分神用手機同時穿越馬路。參加者獲發一部智能手機,在實驗過程中他們需要一邊行走,一邊回覆短訊回答一系列的問題,當部分參加者即將越過較危險的路口,其手機會發出響亮的警告訊號。

低頭族漠視警告 增不良習慣

結果發現,手機會收到警告的實驗者過馬路時的確更為謹慎,等候更長時間,並選擇車與車之間相距較遠才橫越馬路,但若他們收到警告時已經踏入馬路,他們不會聽從警告返回行人路。更值得注意的是,他們花在注意路面情況的時間,比沒有收到警告的實驗者更短,令人擔憂行人會否過度依賴這種技術。

對於多國政府為「手機喪屍」設置各類提示裝置,也有道路安全關注組織有類似的憂慮,批評此舉助長低頭族的不良道路使用習慣。但有些政府似乎是對「手機喪屍」束手無策,才出此下策,其中以色列特拉維夫交通管理部門主管表示,當局無辦法強迫行人將視綫從手機轉移至道路,故需要找方法將路面情況映入他們眼中。

至於香港,根據運輸署數字,近年因行人不留神導致交通意外所造成的傷亡人數逐年下降,但從傳媒報道中可得知,行人只顧玩或用手機,發生交通意外的事件仍時有發生,去年至少發生三宗,包括一名中五男學生在非行人過路處位置過馬路,疑途中拿起手機查看,未有留意車流,繼而遭兩車連撞浴血。

本港法例對駕駛者使用手機有較明確規管,《道路交通(交通管制)規例》列明,司機駕駛時不得以手持或置於其頭部與肩膀之間的方式,使用流動電話,違例者最高可被罰款2,000元。而透過其他方式使用手機,則有機會觸犯《道路交通規例》的「危險駕駛」或「不小心駕駛」。市民在騎單車時使用流動電話,而失卻對單車的妥善控制,都可能因「不小心騎腳踏車」而被檢控。

至於行人,目前沒有法例明令禁止行人在過馬路時用手機,但行人若因此沒有妥為留意當時的交通狀況,而被駛近的車輛撞倒,足以構成疏忽地危害自己的安全,而觸犯《道路交通條例》,可被罰款500元。

駕駛者罰則較重,想當然是因為車輛殺傷力大,故駕駛者在法律上和道義上均有較大責任要專注駕駛,但大家同為道路使用者,為保障道路安全,行人亦應承擔責任,表現出行人應有的謹慎及專注。

立法未有共識 先教安全意識

有外國政府更加將行人使用手機的不良習慣納入法律監管,其中夏威夷檀香山便於2017年立法,禁止行人在過馬路時看手機,初犯者可被罰款35美元,再犯則被罰75美元,此後每次觸犯罰款為99美元。此舉能否杜絕當地的「手機喪屍」,有待觀察。

雖然近年對於行人不守規矩而發生的交通意外,有不少網民同情司機,但要用法律加重懲罰不守規矩的行人,社會需要有更多共識。此刻社會可以做的是加強道路安全教育,特別是針對成長在數碼世代的年輕人。

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意外研究及道路安全中心的研究發現,18至30歲的青年比起其他年齡組別,更常在過馬路時使用手機,包括回覆短訊、接電話;上文提到本港去年至少發生三宗行人用手機發生意外的事故,事主均為10多至20多歲的年輕人。

由此看來,不管政府會否為低頭族度身訂造交通安全設施,社會也應着重培育市民,尤其是年輕一代的道路安全意識,免得他們淪為「手機喪屍」。而習慣機不離手的城市人,亦該遵守交通規則,為人為己,安全第一。

不管政府會否為低頭族度身訂造交通安全設施,社會也應着重培育市民,尤其是年輕一代的道路安全意識,免得他們淪為「手機喪屍」。(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