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例修訂 應對司法獨立有信心

評論版 2019/06/08

分享:

近期政府建議修訂的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的引渡安排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爭議。法案在立法會曾引發衝突,建議修訂不單引起本港商界、法律界和其他團體的關注,也有外國領事表示憂慮。

雙向引渡疑犯 可司法覆核

政府高層和一些支持者為建議修訂草案辯解,當中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認為反對人士基本上誤解了建議修訂。同時,我亦認為官員低估了公眾的反應。

提出建議的時候,政府着眼於一宗港人涉嫌在台灣謀殺另一港人的案件,這是一個讓大眾都能了解的例子。政府還強調建議修訂的重要性在於堵塞現時制度中的漏洞,可把逃犯移交不只內地、澳門或台灣而是更多司法管轄區。

然而,公眾只着眼於內地。

爭論也只集中在從香港引渡至其他地方,其實這類安排是雙向性的。就如幾位高級執法人員所說,建議修訂使香港能從其他司法管轄區引渡疑犯回港,把他們繩之以法。

也許其中一項對建議修訂的誤解,是引渡欠缺嚴正的保障。現實中,它並非那麼簡單。引渡程序只在涉及某些訂明的非常嚴重罪行,每個個案要經法庭審查並同意引渡後,還需經行政長官決定是否移交。

而每個案件必須就交付拘押進行公開法庭聆訊。案件將由我們的獨立的司法機關處理,並開放予傳媒和公眾旁聽。涉案人亦有一定權利,包括可申請司法覆核,而其司法覆核可上訴至終審法院。

過程涉及法庭,更可至終審法院,這應是對任何對此法例存疑的人士最大的保證。

終審庭非華人法官 經驗多專長廣

政府早前宣布了兩項司法任命(還需徵得立法會同意),其中一項是任命岑耀信勳爵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岑耀信勳爵地位崇高,他於2012年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法官至去年12月屆退休之齡退任。

這是繼去年法院的四項任命後的新任命。其中兩項是本地法官的任命,張舉能法官在去年十月下旬起獲任為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楨法官在同時間獲任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

另外兩位去年獲任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何熙怡女男爵及加拿大前最高法院首席法官麥嘉琳女士,亦是首次有女性獲任至終審法院。

這亦意味着香港的終審法院有15位來自其他普通法地區非常任法官(包括英國、澳洲及加拿大),他們的經驗和專長範疇甚廣,從商業到人權法。

這可以提醒大家,政府認同司法獨立對香港的福祉和成功的重要性。雖然,社會有一些非主流意見對於有非華人法官感到不滿,但我們的司法機構內確實有不少非華人法官。

我們應該把海外非常任法官視為對香港司法制度的認同和尊重,他們在法律界有卓越成就。若他們認為本港的法律制度缺乏誠信或可信性,我相信他們必定不會接受終審法院的委任。

執筆之時,傳來政府聽取了對建議修訂引渡安排的不同意見,並把一些意見吸納在修改之內。希望這能讓公眾安心,有助市民明白建議乃對整個社會都有好處。而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應該認識到,我們有世界級並且是獨立的司法制度,這應該能增強我們的信心。

提出逃犯例修訂建議的時候,政府着眼於一宗港人涉嫌在台灣謀殺另一港人的案件,這是一個讓大眾都能了解的例子。(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