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孩子

副刊版 2019/06/17

分享:

由於資訊封鎖,內地朋友大都不清楚香港六九及六一二的來龍去脈,為了避過審查及封號的危機,社交媒體朋友圈中若有人提及,都只能隱約來談。

其實從六月開始,社會的氣氛就凝重起來,六四當然是個慣常的禁區,有人因發了相關圖片,被追查起來,連帳號都被封,迫得重新登記,卻要加入各種臉容音頻的辨識記錄。另外,上網及翻牆都不穩定。

更不尋常是,以上海為例,六月開始以打黑之名,廣義上的「夜場」都被整頓,許多酒吧要趕在晚上十點半關門。此外,卡拉OK不能有女伴唱,更不消說夜總會。最神奇是,連按摩的地方都受到新規管,就算是正經按摩店,都不容許年輕的女技師來服務男客人。整體規範,看來都圍繞着對「江湖社會」的灰色經濟的管制。

這管治思維想落也有點奇怪,較多出沒夜場的朋友說,要社會穩定,其實給人們風花雪月唱唱歌更有效,現在那麼早就全城關門,空閒的人也真不知做甚麼好,而且對經濟與消費情緒而言也不是好事。

對香港的情況,反應大致可分為兩大類:第一是完全不知情(這種最多),當有「香港加油」這些含蓄語句時,他們反而要問香港到底出了甚麼事情;第二種是知道香港發生的事,而基於接收信息的渠道單一,一般皆理解為「外國勢力」參與,或是當起政論人,大談中美角力如何把香港作為棋子。支持反修例的可謂絕無僅有,不是因香港距內地人民太遠,而是香港這種抗爭思維及行動,距離他們的生活太遠。從片面的新聞認知中,人們把香港視為一個特別任性的城市,教訓寵壞的孩子,成了一個通用的比喻,同時將政府的暴力合理化,這思維就和特首的「母子論」串起來了。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