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關稅戰損經濟 美3% GDP不再

評論版 2019/06/17

分享: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宏觀經濟決策的四駕馬車,一直是稅收、監管、貿易和基礎設施。

經濟4馬車 稅收監管貿易基建

在詳細研究了第一大領域之後,我發現,減稅對經濟增長是一個積極的貢獻。雖然我對第二大經濟領域的考慮較少,但有證據表明,監管充其量只是對經濟增長有小部分的貢獻。第三個領域非常重要,這就是為甚麼今天的貿易緊張局勢如此令人擔憂的原因。第四個領域只存在於華而不實的空話中:基礎設施項目目前並不屬於宏觀經濟政策的範疇。

在第一個領域,我估計2017年的稅改立法將使美國2018年GDP增加了1.1%。其中,0.9個百分點反映了個人稅率的下降,而0.2個百分點則來自於降息和企業開支撥備的改善。雖然我預計個人減稅政策的經濟增長效果不會持續到2019年以後,但企業稅改革的影響仍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

至於第二個領域,有迹象表明,在經歷了長期增長之後,聯邦法規的擴張開始放緩。截至2017年,聯邦公報中與經濟活動限制相關的文字數量RegData顯示,新的監管規定已趨於平緩。商業和經濟活動的監管負擔不再增加,但也沒有減少。

同樣,世界銀行的營商環境報告基於10個指標的平均值,提供了一個更寬泛的政府監管指標,這個指標顯示美國在這方面沒有進展。在全球排名中,美國從2016年的第八位上升到2017年的第六位,但在2018年又回落到第八位。此外,撇開相對別國的表現不談,基本指標表明,美國在2016至2018年期間在這方面的表現幾乎沒有變化。

正如許多其他經濟學家所指出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貿易政策是一個重大困擾。特朗普政府的貿易議程是由缺乏信用的重商主義觀念推動的,即出口是好事,進口是壞事。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特朗普和他的一些高級貿易顧問與中國人有着同樣錯誤的觀點。

特朗普個人偏好 冀增收入GDP

事實上,特朗普政府的說法是正確的,即中國長期以來一直限制進口和外國投資(與科技盜竊同時進行,無論是直接竊取或強制轉移)。但過去一年中,中美之間針鋒相對的進口關稅升級對兩國都不利。許多人認為,貿易衝突對中國的傷害將大於美國,因為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遠大於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但中國進口減少將給美國經濟帶來沉重負擔。

特朗普對關稅的看法讓我想起了列根(Ronald Reagan)在擔任總統前,在史丹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發表的一次演講。他認為,在國家安全的基礎上,對鋼鐵和其他商品徵收關稅是合理的。他的想法受到了觀眾的批評,這些批評與特朗普今天受到的幾乎一樣。然而,為了證明施加關稅是合理的,特朗普更進一步,將國家安全與經濟安全等同起來。因此,在法律層面上而言,最好的方法是讓經濟學家在法庭上證明,為甚麼關稅對經濟安全不利。

更大的問題是,特朗普似乎對關稅有個人偏好,部分原因是他認為關稅能增加收入,部分原因是他認為關稅能提高GDP(通過抑制進口產品,然後這些進口產品會神奇地被國內生產所取代)。這一挑戰沒有簡單的補救辦法。一些人呼籲國會重申其在關稅問題上的權力,至少通過限制國家安全方面的爭論。但這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長期後果,因為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總統往往比國會議員更支持自由貿易,每一位議員都代表着更小選區的利益。

引股市波動 恐續對墨歐日徵稅

現在的希望是,相互傷害的關稅將帶來一個令中國開放其貿易政策的協議,屆時進口壁壘將被消除。但諷刺的是,這將給中國帶來比美國更多的好處。不過,即使如此,形勢仍令人擔憂,談判結果的不確定性加劇了全球股市的波動。此外,無論中國發生甚麼,我們仍然要擔心特朗普會對墨西哥、歐洲、日本等國家徵收關稅。

至於基礎設施,增加投資對美國生產力的潛在好處是真實的。但是甚麼也沒發生。今年4月,特朗普與國會領袖舉行了一次會議,這次會議最能反映這種情況。據媒體報道,特朗普一開始就提議在基礎設施上投入1萬億美元,於是民主黨提出了2萬億美元作為反擊。特朗普顯然毫不猶豫地同意了這一點。總之,該會議再次確認,雙方都將政府開支視為免費午餐,至少在債務融資或創造新資金的情況下是這樣。也許「基建周」永遠沒有任何實際效果反而是最好的情況。

鑑於美國宏觀經濟政策的現狀,亞特蘭大聯邦儲備銀行最新的GDPNow報告中預測第二季度GDP增長1.3%,低於第一季度的3.1%,這並不奇怪。如果沒有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關係,2017年的稅收改革仍將促進經濟增長。遺憾的是,2019年的增長率接近3%似乎不再可能。

...................

作者羅伯特•J•巴羅是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也是美國企業研究所的訪問學者。他與瑞秋•麥克利(Rachel McCleary)合着的新書是《宗教的財富:信仰和歸屬感的政治經濟學》。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對關稅有個人偏好,部分原因是他認為關稅能增加收入,部分原因是他認為關稅能提高GDP。(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羅伯特‧巴羅(Robert J. Barro)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美國企業研究所的訪問學者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報業辛迪加,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