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恐失去一代人 彌補難難難

評論版 2019/06/18

分享:

執筆之時(6月15日晚上),傳來壞消息,一名男子在太古廣場外,掛上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橫額,及後從高處墮下,最終不治。

整個反對《逃犯條例》運動再加上這件事,雖不敢說甚麼政府失去了一整代人,但為數不少的年輕人,此後和當局更為離心離德,似乎已是寫在牆上的現實。

政治啟蒙 造就身份認同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烙印、政治啟蒙,造就其價值觀及身份認同。比較年長的一輩,親身參與過的,是1989年支持北京學運的100萬人大遊行,以及2003年7月1日反對基本法23條的50萬人遊行。有着一次集體地、如此鮮明地向當政者表達不滿的記憶,長遠來說,大部分遊行人士都難以對北京/港府生出極大的好感,或抱有絕對的信任。

2014年的佔領中環,以及最近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行動,也能作如是觀。對參與者(尤其是年輕人)來說,對當權者抱有懷疑和反感的烙印就更深。除了因為參與人數多、歷時長,更重要的是,兩者均不是簡單的遊行示威:一方面,大家曾一起衝出馬路,一起接受催淚彈的洗禮;另一方面,進佔馬路後,佔領區內各有分工,有的是前哨、有的是後勤。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顯得更為同仇敵愾。在腦海中的記憶和情緒,也就更為立體。

令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一事更難以磨滅的原因,則是有「戰友」因為同一個目標、同一個理想,犧牲了自己的性命。結果,整個運動發展至今,除了反對修訂條例這個目標外,更增添了一個圖騰——相信不少人在6月16日的示威中,也帶着這樣的想法:為往生者走其未有走完的遊行路,完成其撤回修訂的未竟之志(作者在此想重申一點:上述文字僅為客觀分析,並不認同為年輕人在這一刻應該以死明志;退一萬步說,如果真的對政權如此不滿,不是更應該留着有用之身,長期周旋下去嗎?)。

不滿種子撒下 離心離德

有過這樣強烈的情緒、信念和連結,這群參與者對港府、對北京的不滿,甚或是憤怨(畢竟,這是人命),在一段長時間內都不會釋懷。這粒種子種下以後,他們對當權者只會抱着先入為主的負面態度,從此離心離德,不再疑中留情。

當局要在政治上爭取他們,只怕是難如登天。至此,香港的社會撕裂,已是難以修復。特首林鄭月娥當初的選舉口號為「We Connect」,現在再看,實在諷刺得很。

http://newhongkonger.blogspot.com

撰文 : 周日東 香港教育大學高級研究助理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