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鑑TripAdvisor模式 審核公共項目

評論版 2019/06/20

分享:

出外旅行,想找好的酒店、餐廳、購物地點,不少人會參考旅遊網站TripAdvisor。假如有一個類似的資料庫,但羅列的不是酒店、餐廳、商場,而是各種公共項目,並就他們的成效評分,這樣的資料庫對政府、民間團體,以至關心社會的普羅市民,會否也大有幫助?

研究結算中心 蒐羅政策

以上的概念並非夢話,現時不少在外國的「研究結算中心」(research clearinghouse),正恍如公共項目版的TripAdvisor。

世界各地的政府和民間組織,都會透過公共項目處理社會問題,改善人們的生活質素,例如推出措施協助基層兒童擺脫貧窮。但問題是,要設計成效卓著、值得投資的公共項目,談何容易,因此往往需要借鑑他人的實踐經驗。而各大大小小的「研究結算中心」,正好是相關實踐經驗的資料庫。

研究結算中心主攻的範疇各異,例如CrimeSolutions.gov專攻罪案和司法領域,而Blueprints for Healthy Youth Development(下簡稱「Blueprints」)則關注青年發展。各間研究結算中心搞手,也沒有固定背景,由美國司法部設立的Crimesolutions.gov,固然甚具官方色彩;但Blueprints則屬民間機構。背景各異,但大部分研究結算中心都有一大共通點,就是要蒐羅與其主攻範疇相關的公共項目。當然,純粹陳列各種項目及措施,並不足以讓研究結算中心成為公共項目版的TripAdvisor,因為TripAdvisor的一個重要價值,是審視各種選擇的優劣。

3大標準 審核優質項目

將此功能套用於研究結算中心,就是去蕪存菁,識別具質素的項目,甚至按項目的成效及相關研究的質素,為公共項目評級,供外界參考。這些工作需要大量的時間及資源,即使是資源豐富的政府,也會發現過程殊不簡單,因為某些相關研究可能散落於學術期刊,甚至是不被廣傳的報告。以CrimeSolutions.gov為例,經其審核的項目會按預計成效評級,包括:

一,「有效的項目」,代表項目有強烈證據顯示,當項目切實地執行便會達到預期的效果;

二,「有一定成效的項目」,代表項目有一些證據顯示會達到預期效果;以及

三,「無效的項目」,即有強烈證據顯示,即使項目切實執行,亦不會帶來效果,甚至對社會有害。

項目評級看似簡單,但具公信力的評級,過程必須涉及多重步驟,亦要經專業人員把關。其中CrimeSolutions.gov的做法是由首席研究員選出最多三個設計及研究方法最嚴謹的研究,交由評審人員就項目的理論框架、成果的證據及忠實執行程度,以及研究設計四個環節評分。

某些研究結算中心對於政策制定者具有一定影響力。美國司法部成立CrimeSolutions.gov時,就期望該研究結算中心可透過基於數據及證據的分析,辨識及複製具成效的項目。

僅供參考 盡信書不如無書

雖然研究結算中心有助政府決策,完全依賴研究結算中心的評審結果,決定甚麼公共項目值得推行,亦不見得穩妥。原因之一,偏偏是源自部分研究結算中心的嚴謹評核機制,例如着重項目有否進行「隨機對照試驗」,即隨機選出接受及沒有接受該項目介入的人。能夠進行「隨機對照試驗」,固然是好,然而現實世界不是科學實驗室,不易找到「白老鼠」接受項目介入;與此同時,未獲選為「白老鼠」、無法受惠於試行措施的人,則有機會感到不滿。

再者,某些措施的成效,其實不易量度,甚至根本沒有明顯的完結日期,為評估工作增添難度。假如政府只憑顯而易見的證據設計公共項目,便可能錯過一些改善社會的可能性。

最後,某地方的成功經驗,不一定能移植到其他地方。例如,一個讓護士上門向初次懷孕婦女傳授懷孕及育兒知識的計劃,雖然獲得Blueprints的「模範」評級,並且在美國三個地方取得良好結果,但同類計劃在英國及德國卻成效不彰。

說到底,如同我們出行時不會單憑TripAdvisor上的資訊作決定,研究結算中心的評審結果,也只應是輔助工具,不應成為唯一的參考。尋找暢遊各地的best kept secrets和能有效改善社會的措施,從來都沒有一步到位的方案。過程中必須不斷摸索,從錯誤中學習,方能抵達理想的目的地。

各地政府和民間組織,都會透過公共項目處理社會問題,改善人們的生活質素。(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