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三虎重遊南山邨

王喜 錢嘉樂 鄭敬基 21年兄弟情不變

副刊版 2019/06/22

分享:

TVB現正重播的1998年經典劇集《烈火雄心》,滿載港人集體回憶,劇中王喜、錢嘉樂及鄭敬基表現的「南山三虎」兄弟情,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21年後再合體,他們接受專訪時返回拍攝地南山邨,唱起當年hit爆的「消防員之歌」:「大無畏,不管一切,為人永遠不顧自危……」勾起他們仨以至觀眾不少回憶。

若不是要做專訪,原來王喜、錢嘉樂及鄭敬基上趟相聚已是3、4年前的事,當時是《烈火雄心》監製王心慰相約飯聚,錢嘉樂說:「雖然不是常見,但見到面仍有說不完的話題。」現場所見,3人的確有說有笑,沒有半分疏離感。

今次已是第3次重播《烈火雄心》,王喜反問:「21年間可以不斷重播,意義何在呢?若是集體回憶,留在回憶裏便可以,為何要具體地播出來?這個行為代表着甚麼?重播的價值是甚麼呢?」

在旁的鄭敬基即說:「正如從前『睇相簿』的感覺,當然只會記得好的一面。」錢嘉樂也和應:「想再去享受當時美好的感覺。」

錢嘉樂化身開心果

這本「相簿」打開,「南山三虎」憶述拍攝《烈火雄心》時親身救火救人場面,王喜指有幕要由6樓游繩救鄧一君,驚險萬分,幸得動作演員出身的錢嘉樂在旁幫忙,他邊指着錢嘉樂邊說:「有他我才做得到!最難是要背住地面衝落去,嘉樂就像歐陽鋒練習蛤蟆功般趴在地面大叫:『望住我,望住我!數一二三便放手啦!』當時我未懂得欣賞他在動作導演上的天賦。」錢嘉樂即作勢還擊:「所以人要長大吧,當年早點認識我便好。」

至於鄭敬基當年由加拿大回流香港拍劇,謙稱未算好好掌握到角色,加上當時正跟前任太太辦理離婚,心情陷入谷底:「嘉樂常輕鬆地改變氣氛問我:『做甚麼呢?好似好騰雞呢。』」錢嘉樂則揶揄鄭敬基當年緋聞多:「不要說自己演得水皮,只是你的方向去了女同事那邊。」王喜搶白:「不夠你成功!」錢嘉樂反擊:「我只得一個,但他漁翁撒網呀。」三人妙語如珠甚為惹笑。

被兄弟公認為劇組「開心果」的錢嘉樂說:「我覺得要懂得跟朋友相處,每人性格及處境不同,我希望跟我工作的人都可開開心心。」

「南山三虎」這組合令人難以忘懷,錢嘉樂謂正因這份兄弟情夠真摯:「起初南山三虎的戲份沒那麼重,拍至中段監製說我們這部分很好看,就叫我們自由發揮,所以很多時我們並非跟稿讀,很隨心,似足由細玩到大的朋友般講對白,當時我們還會相約一起買衫。」

王喜大讚王心慰塑造出來的「南山三虎」夠人性化,十足朋友圈的縮影:「現實中任何人都可以做這3個『角色』,代表3種人的心態及面向。」

王喜專業執着

王喜出名性格執着,亦坦言曾開罪人,嘉樂說這個固執王好友,廿多年來從沒改變:「其實他幾孤單,樣樣事都收藏起來,除非跟他相識很久,才肯透露心底話,所以要懂得跟他做朋友,如果沒有緣份或求其相處,隨時可以跟他反面。」

錢嘉樂抱着「退一步海闊天空」的心態跟王喜相處:「他是『專業執着』,有時頑固到百分百投入工作,而完全不理會身邊人。我覺得做朋友可以選擇退後兩步,盡量令繃緊的王喜輕鬆一陣。他的認真也有好處,至少令有點懶惰的我讀吓劇本,否則就會被他鬧,即使不鬧我,也會給我臉色看。」

對於王喜這位老友,鄭敬基同樣想起「孤單」及「嚴謹」兩字:「因為他的要求並非人人可做到,譬如去做運動,我會問可不可以休息兩日?他會說不可以,要每天做才可達到效果。人總有depression的時候,但他的意志力勝過一切,連depression都克服到,我是尊重他這份嚴謹個性。」

究竟「固執王」有多執着?王喜透露:「試過連續7日踩足23個鐘,某日拍完外景已是傍晚,連午飯都未食,只將飯盒擱在車裏,駕車轉彎時整個飯盒跌落地,那一刻望着零零碎碎的叉雞飯在哭,不禁反問自己:『為何要搞成這樣慘,連食個飯盒的時間也沒有?』其實都是想準時入廠,不想大家等我及浪費資源。」

事實王喜外冷內熱,當年鄭敬基正值跟前任太太辦理離婚,心情不佳,他憶述:「慶功宴時,監製周圍敬酒,我喝了一杯便醉,之後更不停哭,哭至連飯也吃不下。王喜替我駕車送我回家,泊停車場時更將門窗留少少罅隙,免得我焗死,翌日又打電話提我泊車票放在哪裏。」

鄭敬基似司徒拔

相對「固執王」王喜,錢嘉樂就如劇中角色吳大興般性格開朗兼有義氣,是劇組的開心果。鄭敬基形容他為人包容又大愛:「我當時心事重重,嘉樂開導了我好多,常用『獎門人』搞笑形式令我心情變得輕鬆。加上他的家很近公司,所以經常到他家打長途電話給家人。」

王喜覺得他們如同在消防隊伍擔任不同「崗位」,嘉樂起着緩和氣氛的作用:「片場裏大家各自發揮『功能』,若果全部人都像我般板起臉,氣氛當然不太好。」

錢嘉樂望着鄭敬基笑說:「他有8成時間是進入『司徒拔』狀態,有時又會突然『起Q』。」王喜續說:「『司徒拔』也有他的好處,就是以一個最舒服及漫不經心的方式令你安心。」

朋友間互相扶持、一起成長,錢嘉樂便在鄭敬基鼓勵下作出新嘗試:「以前我不敢在眾人面前唱歌,是鄭敬基鼓勵我唱歌就如說故事一樣,令我多了一條路可行。」

男人的友誼,不用事事宣之於口,相互的調侃或簡單的擁抱已盡在心中。嘉樂憶述2016年,他們綵排鄭敬基演唱會的點滴:「當時王喜正忙於陳生(指陳志雲惹官非)的事,他來綵排時不會開玩笑,我們會搭着他膊頭說:『知啦!繼續啦!』外間可能會有不少難聽說話,但我們明白他是撑朋友。」有種男人的浪漫叫「南山三虎」。

南山邨人情味濃

相隔21年重返南山邨,嘉樂說:「平時駕車都會經過這裏,但親身來聞這朕南山邨味道就很少了。」他們在邨內行逛時經過一間經營多年的雪糕店,老闆即席請他們食雪糕,王喜依然記得對方說:「老闆沒特別加價,依然用幾蚊的價錢益街坊。」

舊屋邨那份人情味確實想好好保存,但要一班老街坊生活在簡陋並日久失修的單位,居住環境得不到改善又於心何忍?改建與否似乎是兩難問題,王喜感慨:「外人來南山邨會抱着很美好的心態,但居民是否有着同樣美好的情懷呢?可能他們期待重建或調遷。」只希望香港人情味不變。

﹏﹏﹏﹏﹏﹏﹏﹏﹏﹏﹏﹏﹏

訪問場地:美荷冰室

王喜、錢嘉樂及鄭敬基重返《烈火雄心》拍攝地南山邨,緬懷當年拍攝點漓,亦趁機「互數」對方。(陳智良攝)

TVB現正重播的1998年經典劇集《烈火雄心》,滿載港人集體回憶。

《烈火雄心》的南山三虎在戲內戲外表現出男人的浪漫。

王喜自認性格固執,重返南山邨感觸良多。(陳智良攝)

面對擇善固執的王喜,錢嘉樂抱着包容及欣賞的心態,他亦協助鄭敬基捱過當日的離婚困局,3人互相交心才可成就這段「南山三虎」情誼。(陳智良攝)

鄭敬基坦言勾起不少回憶。(陳智良攝)

年前鄭敬基開演唱會,南山三虎難得再聚。

撰文 : 游艾維
梁嘉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