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後 香港怎走下去?

評論版 2019/06/22

分享:

過去數星期在本港發生的事震撼了整個城市,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和示威程度讓不同立場的人士都感到意外。

大家都在追問究竟發生了甚麼事,而我們又應如何走下去。為何政府與公眾對條例的理解有如此大的落差?為何政府未能知悉公眾的情緒?更重要是政府可以做甚麼來挽回公眾的信心和支持。

中美各不退讓 港須克服長期挑戰

要找到這些答案或許仍言之尚早,但我們有需要仔細思考,因為這不僅僅涉及一項具爭議性的引渡修訂建議。我們面前有更多更大的挑戰,需要政府與市民一起正面、積極去面對。《逃犯條例》的爭議甚至蔓延至中美貿易摩擦中,這只可說是時間上不幸的巧合,但也凸顯了香港正面對極不確定的環境。

種種迹象顯示中美之間的衝突不僅關乎經貿,我也希望這猜想是錯誤,但務實一點,我們應該假設最壞的情況尚未到來。中美經貿不平衡,中國對美國存有大額貿易順差,中國出口產品受到加徵關稅影響。而美國的政治體制內有很多團體,例如農民、技術人員、供應商等,都令到其政策較為複雜。

我估計中美兩國在不同方面和程度上都會受損,關鍵是雙方也不會退讓,他們會有不同方法適應以度過難關,而全球的生產、消費價格、資金流和供應鏈的環節等都會因而調整。

香港似乎無可避免地會受到牽連傷害,貿易與消費持續疲弱已減慢了增長。短期而言,本港有能力應付經濟放緩,因為我們的失業率低、政府坐擁巨額儲備、亦有穩健強大的銀行系統。

但長遠而言呢?我們的經濟建基於中國目前在全球的貿易和投資角色。我們依賴內地企業來港上市、內地旅客的消費、及持續的國際航空和航運等增長;若萬一這些情況轉變呢?其中一個情況可能是美國改變對香港的貿易和商業地位。當然,也可能會有好的一面,或許一些干預會導致全球經濟更為平衡。

也許,中國會更為開放,或將更多的依賴本地消費去推動經濟發展。一些製造業定單可能已轉到南亞或非洲地方生產,而美國也可能學會減少借貸並儲起更多。

我們可能看到世界新時代的開始。若我們能應對挑戰,對香港來說可能會是新機會。

建透明制度 容市民廣泛參與

意即調整我們一些固有方式以繼續發展,也可能是在競爭力下降的情況下放棄一些舊有行業,甚至是發掘新的商機--或許是與內地工業或海外的新市場合作。

這可能意味着政府開支的優次或會有所轉變,及將以嶄新手法處理包括教育、生活質素、及吸引人才和技能為先等方面的政策。

我們可以為此而輕易作出轉變嗎?若我們的政府、商界和社會普遍未能溝通合作,任何事情也難以展開。

引渡草案的爭議敲響了每位香港人的警號。它亦清楚地提醒我們,社會對法治以及法治對營商信心等核心價值有多麼敏感和重要。

總的來說,今次事件顯示政府的政策制定過程脫節。我自己也錯判形勢,低估商界人士對修例的憂慮,要為此事致歉。我們需要一個更具透明度的過程,容許市民大眾更多參與。而更多及更廣泛的討論及辯論,最終將令政府政策變得更強而有力、且更完善。

今次事件不僅關乎逃犯的引渡,我們更要着眼如何讓政府與市民的關係重回正軌,以應對未來整體經濟和其他方面的艱巨挑戰。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