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採訪到創作 張寶華以畫治抑鬱

副刊版 2019/06/24

分享:

曾為記者的張寶華搖身變成才女,舉辦她的第二個畫展「一點點的美好」,作品以水、山及人為主題,她表示藝術就像是自己的真命天子,讓她學會放鬆心情對抗抑鬱。她展望將來會籌備「simple and naive」系列創作,更笑言只有她自己才有這資格。

19年前的張寶華還是記者,被派往內地採訪,因當面追問江澤民是否「欽點」董建華連任特首,被江怒斥「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而成名。19年後的她搖身一變,從記者變成才女,不僅創立自己的公司,今年不但出新書,還舉辦第二個畫展「一點點的美好」。

被稱「新聞之花」的張寶華從事新聞工作多年,曾於牛津大學進修新聞。現時,她在澳洲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修讀藝術學士學位課程。今次展覽的畫作公開發售,所有收益將捐予獅子山精神獎學金,支持每年1位香港記者到牛津大學就讀1年碩士課程。

從微小發現美好

展覽主題定為「一點點的美好」,張寶華解釋:「新聞一定是報道最大、最吸引的東西,但至於藝術,反而是畫生活點滴、微小的,平日你會忽略的事物。」兩者取材的不同令她感受很深。

曾為記者的張寶華認為,不管是藝術或是新聞,都是選擇一個角度將一件事物放大,但兩者最大的分別,在於寫新聞需時較短,但畫畫及前期資料搜集則較費時。張寶華自言執筆寫文章得心應手,但拿起畫筆卻「諗到畫唔到」,因此她會用最多時間於修改,有些畫作前後畫了幾個月,有的甚至用了3年才完成。

展覽內容分為3個部分,分別為水、山及人,部分是她參考自己旅行的相片或大師畫作再修改而成。「畫畫很獨立、個人,但創作是要看整體,要看哪裏差點甚麼,例如一潭水就要有些生動的東西加進去,就加了游魚。」張寶華笑說也許是風水原因,有魚的畫作都很受歡迎。另外,她最大的滿足感是與3個姪兒的相處,因此畫作之中,也可看見她們的身影。

張寶華笑言自幼性急,父母讓她學習畫畫陶冶性情,但她從來只視之為小朋友的興趣。由兒時開始習畫,到高中時卻放下畫筆,直到4年前,她才真正重拾畫畫興趣。「我要管理公司,十分忙碌,培養興趣不像小朋友那麼容易,但我對畫畫又出奇地感興趣,那種熱情大得我都嚇了一跳。」

愛畫成痴的她說,家中長期都有塑膠彩和畫布,無聊時坐在地上都可以作畫,畫1、2個小時已經很開心。她說自己就像和藝術談戀愛、遇上真命天子一樣,「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有如此強烈的興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走出抑鬱

常笑的張寶華其實患有抑鬱症,在2015年左右發病時,她正正就是靠畫畫改善病情。「那時我甚麼人都不想見,正好畫畫不用說話、不需面對人。加上作畫數個小時後都很累,可以助我入睡。」於2016年的畫展,大部分作品都是描繪背面的女人,友人一看便感受到她的不開心。

從前,她總想控制一切,因此心情常常不穩定、暴躁,就連去旅行也有時間表,緊逼得令同行家人也受不了。學畫期間,一位老師的說話啟發了她:「老師叫我潑一堆油彩在畫布上面,由它自己流動,因為畫畫有8成要控制,其餘2成由它自己發揮。」她自言執行能力很強,以為自己可以控制一切,卻沒想過會有控制不了的情緒問題。

那畫畫是否改變了她的性格呢?張寶華以「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來形容自己。年幼時性急的她,如今依舊性急,畫油畫要待一層乾透再畫上另一層,她就開了兩台抽濕機和冷氣令它加速乾透,又常常不加思索就大刀闊斧地落筆,往往在臨睡前才驚覺自己畫錯了。她說惟有在知道問題後加以控制,時常提醒自己不要太緊張。

張寶華多次提到,畫作能反映畫家的心情,因此在發病時,她畫了一幅氣氛孤寂、黯淡的畫,畫面是一個女人走向雪山,畫中只用了灰色和白色。「情緒差的時候覺得色彩繽紛的畫很礙眼,到情緒愈來愈好時,又會覺得黯淡的畫作很礙眼。」現在的張寶華心情已大大改善,於是她便將這幅畫重新修改,最終變成一個色彩繽紛的花園。

期待未來

張寶華形容藝術於她而言,就似是多啦A夢的隨意門,「創作不止可以探索自己的可能性,而且不知道它會帶我去哪裏,所以我對它充滿好奇和期待。」

展望將來,張寶華笑言有一件事只有自己可以做,「我想創造一個simple and naive系列,因為每個學生最終都要舉辦一個畢業展,要做一些很特別、巴閉的事。這個主題全世界無人用得起,只有我用得起。」對於新系列,她還未有詳細計劃,只希望運用剩下2年半繼續學習,最終完成這個畢業展。

﹏﹏﹏﹏﹏﹏﹏﹏﹏﹏﹏﹏﹏

「一點點的美好」

即日至6月29日.尖沙咀海港城港威大廈第二座19樓Wheelock Lounge

張寶華說外國認為風景畫較低層次,但她繪有游魚的作品卻在今次畫展十分受歡迎,包括這幅《濺》。(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這幅《自在》本來只有 2 條魚,後來因為畫作無人問津而加至 8 條,希望感覺更熱鬧,從而吸引人購買。(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這幅《馬蹄蘭》其實是她的功課,她倣效法國華裔畫家常玉的畫畫手法,嘗試重新演繹梵高的《向日葵》。(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張寶華較喜歡這張《花間山野》,只是因今次展覽不夠畫作才狠心割愛,將它公開發售。(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流水》用了同色系配色(tone on tone)的方法作畫,需要畫許多層層次才有這種味道。(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一點點的美好》中 3 位小女孩為她的姪兒,2016年她更曾與當時 4 歲的姪女張詩晨合辦畫展。(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張寶華說自己以前較功利,只做對事業有助益的事,如今卻願意為畫畫而減少見客。(黃建輝攝)

因為怕荒廢手藝,張寶華每星期都會抽 4 至 8 小時畫畫。(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撰文 : 周倩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