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新冷戰啟示 中國穩守當贏

評論版 2019/06/24

分享:

在1946年3月5日,美國密蘇里州依然春寒料峭,一名英國人在威斯敏斯特學院(Westminster College)發表了一篇轟動世界的演說。

「從波羅的海的思德丁到亞得里亞海邊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下……」這就是英國前首相邱吉爾著名的鐵幕演說。現在,愈來愈多人相信貿易戰只是中美關係惡化的一個表象,兩國實際已陷入了一場全方位的新冷戰,新的「經濟鐵幕」已經降臨。

此一判斷或許有一定理據,但亦有為數不少的學者如哈佛的教授沃爾特(Stephen Walt)又或蘭德公司的學者馬扎爾(Michael Mazarr),反對將目前中美競爭看成是上世紀美蘇冷戰的翻版。更重要的是,直到此刻,兩國關係還未惡化至冷戰的地步。

的確,在政治精英的層面,對華強硬已成為民主共和兩黨少有的共識;不過,直至去年底的民調,美國主流大眾並未將中國視為另一個蘇聯。

美主流大眾 未視中國為蘇聯

美國是一艘巨輪,外交慣性不易改變,歷史上只會在經歷重大危機之後,才會凝聚足夠民意推動戰略轉向,例如1945年的珍珠港偷襲,又或2001年的911事件。

盡管很多人把「鐵幕演說」視為冷戰序幕,然而細看歷史,1946年的美國總統杜魯門,仍然對邱吉爾的強硬措詞保持距離,並未下定決心與蘇決裂。冷戰的戰幔,實際要等到1948年捷克的2月事件,以及6月的柏林封鎖,才算正式拉開。因此,除非北京因為過度反應而觸發地區緊張甚至國際衝突,否則華府鷹派要在短時間內180度扭轉美國這艘巨輪的方向,相信仍要等待一次時機。

然而,與當年美蘇中斷經貿不同,幾十年來中美的深度融合早已形成了經濟上的「互相保證毁滅」(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這令華府在制裁中國的時候多了顧忌,無法完全在遏制北京的同時,確保自身毫髮無損,經濟脫鈎(decoupling)便成為了華府鷹派此刻的其中一個戰略重心。

關稅以至對特定企業的制裁,無論是否一舉成功,客觀的效果就是向包括美國公司在內的國際企業發出警示:未來跟中國做生意很可能面臨難以估計的風險,將產業鏈搬離中國是最好的避險方法。

對華府鷹派而言,這似乎是一個穩贏不輸的戰略,因為如果貿易戰能夠令北京屈服,那美國將在經濟上取得豐厚的回報;即使中國拒絕讓步,亦將有助加深美國國內的反華情緒,為華府實施全面遏制提供藉口。

中美皆留一手 仍有迴旋空間

換一個角度,這亦是中國在談判時面對的兩難處境,沒完沒了的退讓只會激勵對方得寸進尺,一旦過度反擊傷及美國大眾,中美維持了數十年的平穩合作關係可能將一去不返。

事實上,華府從不隱瞞貿易戰背後的政治盤算,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今年1月便曾公開講過,美國不但會贏得貿易戰,更可藉此打擊北京通過創造就業維持社會穩定的能力,進而挑戰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既然整場貿易戰只是美國對華戰略的一個部分,那麼接下來的G20峰會,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要談的,顯然超越了經貿的範疇,而是戰略性的攤牌,是中美兩個大國之間的大交易(Grand Bargain)。

為了預備這場大交易,中美雙方在這兩個月可謂使盡渾身解數。為了在談判前累積更多籌碼,特朗普不但出訪日本、英國,尋求盟友支持,甚至打出了台灣和香港牌,習近平亦馬不停蹄,接連訪問俄羅斯、中亞以至北韓,甚至傳出兩國元首可能不會面的消息。

這些準備工夫,以及今日兩國對世界的影響力,令6月底的這場雙邊會面,更顯歷史意義。

雖然外界難以預料會面的成果,但幾可肯定的是,直至這一刻,兩國仍未做好關係全面破裂的準備。美國雖然不斷出招針對華為及其他中國科技企業,但亦傳出一再推遲副總統彭斯的對華強硬演說;另一邊廂,中國雖然透過經貿白皮書、發言人和官媒作出反擊,但在部長或以上層級卻鮮有狠話,兩國在會前都留了一手,顯示出雙邊關係仍有迴旋空間。如果中國最終能夠在守住底綫的情況下,維護到中美關係的平穩大局,其實已算是一次成功的外交。

倘守底綫又穩大局 京成功外交

美國現已進入2020年的選舉周期,今年1月筆者曾經在此大膽預測,新總統很大機會面臨另一個杜魯門時刻,在那些躊躇滿志渴望成為下一位「X先生」之華府新貴包圍下,很可能要為未來幾十年的大戰略定調。想不到話音剛落,4月底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已表明,美國正準備與中國的文明衝突,並透露正領導制定一項類似「X信件」的對華戰略,自比「冷戰之父」喬治.凱南(George Kennan)。

斯金納能否成為下一位「X女士」,主導美國未來的大戰略,最終要留待歷史驗證,然而她用以自況的「X先生」--喬治.凱南,或者可以給她一些參考。

借鑑冷戰之父 過度施壓得不償失

1950年,為了應對蘇聯的威脅,杜魯門決定授權軍方進行氫彈試驗,但卻受到凱南的反對,原因是他認為這舉動只會增強蘇聯的不安,莫斯科不會願意在強弱懸殊的情況下進行談判,結果只會強化美蘇之間的敵對氣氛,研發氫彈原本希望減少威脅,結果卻換來更大的威脅。

似曾相識的是,今天華府希望透過極度施壓,企圖迫使北京繳械,甚至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繼續下去很可能會激發北京方面的強烈不安和反彈,得不償失。

自從當選美國總統以來,被喻為「局外人」的特朗普不斷打破外交慣例,以「瘋子理論」(Madman theory)在各個方面測試北京底綫,量變或許最終會帶來質變,中美關係已到了危險的懸崖,習特會能否阻止兩國跌入「修昔底德陷阱」,世界將拭目以待。

(作者為香港大學國際關係碩士,曾任職傳媒及智庫,主力關注中國外交、中美關係,以及亞太安全問題。)

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打破外交慣例,以「瘋子理論」在各個方面測試北京底綫,中美關係已到了危險的懸崖。(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方新宇 國際關係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