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一國兩制 港人懸崖勒馬

評論版 2019/06/25

分享:

本港近日修例事件引起了不少市民不滿,出現了大規模遊行及暴力抗爭,這顯示香港政局又到了新的轉折點,其前因後果對本港前景意義重大,不能忽略。

事件引起的民怨爆發可說是意外又非意外。筆者早已預計本港的政治矛盾必將持續惡化,直至爆發決戰型危機,林鄭上任後的幾年更是危機爆發的高概率時期,比之前情況更為差劣。

中美鬥爭激化 香港慘成磨心

內部根本政經矛盾難解並持續惡化,跌入內耗型體制陷阱而無法脫出。這便給外部勢力干預提供更多機會,特別是當中美鬥爭激化之際,香港更慘成磨心。

政局惡化的預期基本兌現了,但此次事件的發展仍有不少意外之處。反對派找議題搞對抗已常態化,效果卻須看社會的接受程度,例如去年的一地兩檢事件,帶來本以為可讓反對派大展拳腳一呼百應,但社會反應相對冷淡搞不起來。

回顧近年在佔中風潮及旺角暴動後,反對派中的偏激分子稍趨沉寂,到修例事件才令激情再起烽火重燃。費解者是,有甚麼原因可令一地兩檢也搞不起的民情,在一個政治意義較低的修例事件引導下,卻星火燎原?

反對運動有生力軍 當局難尋對策

一些平時本來不大關心政治的群體都出來了,且情緒甚激。這表示反對運動有了生力軍新動力。這個新激進群體覆蓋面甚廣,既有年輕的還有老的。有專業人士也有一般市民,階層背景多樣化。甚麼因素能有此動員力暫未能完全明晰,故可稱之為Factor X。這也令當局難尋對策及阻延局面平息。

北京常說的外力介入煽動長期存在,今年會因中美惡鬥加劇,但畢竟這仍是外因,沒有內因難起作用,正如在一地兩檢事件欠缺內因,令外因也無大作為。

這次事態的爆發性進展相信已令港府、建制派以至中央感到意外,但既不明成因,遑論找到緩解出路。事到如今,法案是否收回已非主要問題,雙方對立情緒已激化,社會已分裂,焦點亦轉到更惹火新議題。

部分人抗中央介入 恐惡性循環

自回歸以來,香港的內部政治矛盾累積已深且日漸激化,最終要來一場「決戰」作大解決,有內地官媒指這是一場管治權之爭誠非虛言。九七回歸在中英合作下能平穩過渡本屬萬幸,可惜好景不長,自2003年後形勢便日趨惡化,香港的歷史正走近一個重要轉折點,足可改寫其前景。

為了解未來前路,必須找出政治問題根源,並由回顧來理解形勢發展。香港的最根本政治問題是部分人不接受中共管治。即使在「兩制」下也信心薄弱,怕「一國」蓋過「兩制」,故每每採取對抗姿態。這樣又反過來令中共對港人失去信心或要更多介入,從而形成信心缺失日甚的惡性循環。這令推行一國兩制的基礎日趨脆弱,最終難以為繼。

追求民主自由 更應與京合作

港人必須清楚了解,若一國兩制失敗,邏輯上的唯一出路是「一國一制」,「兩制」成了過渡期。另一可能是轉向澳門的芬蘭式「淨化型」一國兩制,但在目前對立激化的情況下,這是否可行不無疑問,因港人不會接受。

今後香港一國兩制的發展路徑將十分曲折,前景也難得光明。本來基本法讓香港走向普選特首,實質上是允許香港走上一條與內地不同的政制演化之路,從而起到對照實驗的作用。這條路本可早日走上,但普選方案被否決後拖住了。隨着本港矛盾日益激化,這條路更可能永被封閉,基本法的最重要部署無法實現。

追求自由民主保障香港價值十分必要,但這只能在與中央合作下尋求,與中央對抗不但爭取不到甚麼,連已有者亦會失去。香港回歸祖國乃歷史必然,人們必須接受現實,不能沉溺在可撇開中央的虛擬世界中。

回到現在,7月至少有一半機會中美關係會嚴重惡化,到時香港會如何?

(作者為資深國際政經戰略評論員,長期研究中外國際關係。)

本港修例事件引起市民不滿,近期因而出現了大規模遊行及暴力抗爭。(資料圖片)

撰文 : 宋皇孫 資深中港政經觀察家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