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愛的城市

副刊版 2019/06/27

分享:

在採訪Thomas和Kei前一天(6月23日),記者先在急救站遇見了另外3位義工Morning、tear gas和野狗。Morning是個中學生,年輕的輪廓卻帶着一絲成熟。問及參與急救站的原因,他凝重地回答:「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受傷。」有在現場幫忙的他,難忘看到有示威者因連續兩次被噴到胡椒噴霧,而痛到倒地掙扎大叫。

因家人擔心只會後勤駐守急救站的tear gas說,當時急救站在餐廳的私人位置擺放多日,桌子和椅子也是向餐廳借來的。站內放着的紙箱和紅白藍膠袋都放滿水、乾糧和口罩等物品,全是市民自發捐來。他們還收過裝有冰塊的保溫箱、自製羅漢果茶和糕點。另外,報道中也會見到示威者主動幫忙清理現場,同樣想保護其他示威者安全的野狗說:「我想這是出於對這個地方的愛,因為這是我們的家。我想很多市民都對這個地方還有盼望,所以才用行動表達出來。」

回應外界對示威活動是有組織有預謀的指控,tear gas笑稱,「真有其事的話,站內就不會囤積過多的生理鹽水吧。」野狗則認為:「如果說我們是有組織有預謀的話,那可以在『有組織』後面加上『有秩序地集會』。我們是『有預謀』地去保護市民,讓他們能能好好地表達訴求。」

不少市民還會送來涼茶、糕點和保溫箱等物資給義工。(李榆佳攝)

這是Morning和野狗隨身帶備的急救物資。(李榆佳攝)

撰文 : 李榆佳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