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創作「注定乞食」 Vs 網上打賞有錢途?

評論版 2019/06/27

分享:

在香港地從事創作,不論是文字、影像、音樂或網上節目,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可能是「搵唔搵到食㗎?」。近年資訊科技改進,衍生了多種付費模式,彷彿為創作人提供了新的出路。香港的文化創意產業,能否借此擺脫「注定乞食」的魔咒?

新「變現」模式 定價權交消費者

不管大型媒體還是獨立創作者,賣的是資訊、見解或才華,能夠將內容變現,並且足以維持生計,才可持續經營。近年大型互聯網平台崛起,壟斷了網上廣告收入,打擊傳媒產業,當中對新聞業的影響尤其深刻,迫使傳媒嘗試另闢財源,直接向讀者收取訂閱費用,《紐約時報》便是成功一例。

訂閱制多數由媒體或平台自行定價。不過如今綫上支付愈趨方便,造就一些新變現模式在互聯網興起,如打賞和捐款,將內容定價的權力交予消費者。

所謂「打賞」,是互聯網用戶瀏覽網上原創內容後,若認可作品,就透過打賞表達讚賞和支持。網絡打賞在內地風行多時,最早出現在小說閱讀網站,其後延伸至微博及微信等社交平台,以至一些短片和直播平台。

新浪微博於2014年試行打賞模式,結果在短短一年間,自媒體作者經這種打賞模式獲得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收入。

捐款訂閱打賞 孰優孰劣?

另一邊廂,亦有傳媒試行募捐制度,靠讀者自願捐款支撑營運,例如英國的《衞報》和香港的「傳真社」。《衞報》總編輯稱,希望保持所有報道於網上公開免費任看,推行自願捐款制,呼籲讀者「貢獻」以支持他們作獨立報道。今年5月《衞報》宣布,在2018至19財政年度終轉虧為盈,收入包括來自超過30萬支持者的單次捐款逾34萬次。

以上變現模式或多或少都可以使創作者和媒體得到金錢回報,不過始終各有長短。

1)訂閱制需先累積名聲

付費訂閱制度一般是預先收費,由媒體或平台釐定定額的訂閱金額,並定期向讀者收取。對創作者而言,此模式可提供相對穩定的收入。不過,有台灣內容訂閱平台創辦人形容,內容訂閱市場是網紅經濟,其平台上訂閱表現最佳、收入亦不俗的作者,本身具一定知名度,很多訂閱者只是支持他們本人,不見得真的在乎內容,相反其他作者即使寫出好內容,要讓讀者訂閱也並不容易。

2)打賞制有利新晉創作人

打賞制並非「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而是一方先交錢或交貨,另一方再根據個人判斷,決定交易貨物的質素和數量、或支付的金額,與行為經濟學中的「禮物交換」類似。換言之,新晉創作者只要作品得到消費者的認可,就可以得到一些收入。

3)捐款制消耗群眾信任

媒體發起募捐,容易快速聚集較大筆資金。不過,台灣有資深傳媒人認為,透過募捐支撑長期營運,難度極高,首要條件是主導者或項目動機純正,才可能取得信任成功群募資金;而且每次募捐都會消耗群眾對媒體的高質素印象和信任,得花很多時間重新累積。

作者收打賞 變粉絲虛榮工具?

在以上多種模式中,打賞制似乎最直接反映受眾對一作品的欣賞程度,但打賞的多少是否與內容質素成正比?

內地最早興起打賞制的網絡文學界,不論是大神作者還是新人作家,均透過打賞得到粉絲的支持,並增加收入。不過,後來打賞漸漸變質,成為粉絲之間比拼虛榮的工具,曾出現單次打賞100萬元的事件。時至今日,我們仍可在內地影片或直播平台見到類似的不理性打賞行為。

新華網於2017年整理業界數據,發現有部分用戶之所以打賞,是因為打賞後可與主播互動、得到主播的聯繫方式,這些想法已經違背打賞的原意。

區塊鏈追蹤版權 獲收入分成

在香港,有IT人希望建立「化讚為賞」的創作生態,受眾可在評價一欄透過按拍手讚賞圖樣鍵,直接以代幣LikeCoin打賞創作者,該代幣能夠兌現作為收入。

該團隊宣稱其技術能夠通過「創造力證明機制」追蹤內容足迹,如果其作品得到其他內容創作者採用,以生成新的創意內容,原創人也可以通過這些衍生作品獲得一定的收入分成。這種類似學術論文引用機制的模式,讓好的作品獲得多一種曝光和賺取收入的途徑。

不過,在海外類似的區塊鏈創作平台Steemit上,也有人會不道德地購買點讚。此外,虛擬貨幣的價值會大幅波動,LikeCoin去年6月底發行時價值0.00836美元,截至今年6月11日的最新價格,回落至0.00357美元,似乎難言讓好內容創作者有穩定收入。

區塊鏈創作平台最終能否解決以上問題,讓內容創作者所期許的烏托邦成真,我們拭目以待。但對於內容創作者來說,要等到「有麝自然香」的一天,長久之法,始終是用心經營、保持創作的質素。

英國《衞報》早前試行募捐制度,呼籲讀者貢獻以支持他們作獨立報道,結果其2018至19財年轉虧為盈,收入包括支持者的捐款。(法新社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