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加徵關稅 苦了美國窮人

評論版 2019/06/28

分享:

美國對華貿易出現貿易逆差,是中國找美國「着數」嗎?而美國對中國出口加25%關稅,能否解決兩國貿易紛爭?而貿易戰之中,又有沒有贏家?相信這困擾了市場兩年多的議題,不少評論員發表了不同的意見,但純粹由經濟學觀點出發的評論,又似乎不多見。

首先,為何會出現貿易逆差?原因是進口大於出口,那麼在經常帳(Current Account)就會出現逆差。如果要降低逆差,不外乎是減少進口,又或者增加出口。美國向中國輸出的貨品以農產品為主,貨值不算高價。但中國最想進口的是高科技產品、儀器、裝備設備、甚至軍備,可惜美國對華限制這些商品出口,使美國不容易向華擴大出口。至於美國由中國進口的產品,通常是一般消費品,衣履鞋襪、電子產品及日常用品,因為美國是消費大國,所以進口量及金額也不少。

美國人購中國貨 皆因平靚正

問題是美國是資本主義社會,以市場經濟為主導,所以進口哪些貨物,以消費者的口味為依歸,從來也沒有指令消費者,一定要從中國輸入貨品。消費者之所以選擇中國貨,是基於兩項指標,質量合格及價錢合理。簡單而言,就是因為平、靚、正,與政治無關的。

去年美國由中國輸入5,000多億美元(下同)價值的貨品,早前其中2,500億已加了關稅,如果連餘下的3,000億貨物再加關稅,對美國消費者是否有利?如果把5,500億中國貨物全部收25%,據特朗普的說法,美國每年會多了1,375億的稅款;而這些稅款會由中國出口商支付。政府多了這些資金,又可以振興美國經濟。但這是否屬實?而特朗普本人,究竟是否懂得經濟學基本原理呢?

要了解關稅的本質,最好用一個例子說明(見圖)。假設中國每年出口100件成衣去美國,出口價100元一件。那麼中國貨出口的貨值就是10,000元了(見a點)。美國消費者支付10,000元給中國出口商,而中國出口商則出口了100件貨品到美國。這10,000元是貨款,不是無償的,所以不能看成美國給了中國10,000元而沒有得益。美國進口了100件成衣,可以給100個市民穿着。問題是,美國為何要由中國進口?

從市場競爭角度來說,唯一的解釋是中國的產品質量達標,而且是最平的。如果有其他國家生產的產品比中國貨平,那麼聰明美國的消費者便不會由中國入口,而從其他國家進口。因為消費者使用中國貨,他們所付的成本是最少的,所以才會由中國進口的(見表)。

如果美國要增加關稅,又能否收到他們想要的稅款呢?用回上例,100件成衣貨值10,000元,那麼抽25%關稅,政府應收的稅款應該是2,500元。那麼美國政府可以用這些金額,用來補貼其他行業,及改善政府財政狀況。但增加了關稅,稅款會由誰付?出口商付定入口商?

由出口商付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出口商面對的市場競爭壓力是非常大,所以出口貨品的淨利潤,通常只有數個百分點。如果那25%稅全數要由出口商承擔,要麼出口商要做虧本生意,要麼他們就會拒絕接單。也許特朗普是希望後者,不讓中國出口商賺美國人錢。

假若美國仍然從中國輸入商品,那麼這種成衣的售價,就會由100元升至125元。當價格升至125元,需求就會下跌,例如降至80件(見圖,b點)。125元乘80件,貨值仍然是10,000元,但中國出口商只有收入8,000元,比從前的10,000元少,而消費者則須多付25元購衣成本。而能夠有新衫着的顧客,由100人減至80人。美國政府則多了2,000元的稅收,如果計輸家,中國出口商輸,美國消費者輸,只有美國政府贏,因為多了稅收。

加徵華關稅 美窮人成本更高

特朗普上場之時作了減稅,使聯邦政府收入減少,所以如果能增加關稅,等同增加美國政府收入,改善政府財政狀況。因為美國從中國入口的貨品範圍太廣,涵蓋市民衣食住行。那麼25%的關稅,很大部分由消費者而承擔(當然關稅的轉嫁能力要視消費者的需求彈性,在此恕不贅述)。而這種轉嫁的稅款特性,是累退稅(Regressive Tax),即窮人所承擔的稅負的比例較高,富人較少。所以特朗普增加關稅,等同於向美國消費者增加了消費稅,難怪有不少美國國內的聲音反對。

假若把中國貨加了關稅,成衣每件要賣125元又有沒有競爭力(見表)?假設越南的出口價為110元,那麼中國貨便很難與越南競爭。結果中國出口商便會損失了10,000元的生意。但因為成衣售價比原本100元貴了10%,所以美國只進口90件,越南出口商因此能賺取9,990元。美國消費者仍然要多付10元購買成衣,而少了10人能夠有新衣着。至於美國政府,因為關稅只針對中國貨,所以沒有稅收。所以總的來說,美國政府沒有稅收收入,是輸家;美國消費者要多付10%,所以又是輸家;中國出口商零生意,輸;只有越南得益。所以從貿易戰雙方角度來說,美國輸,中國也輸,所以說是貿易戰無贏家,而贏家只是第三方。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非純經濟考慮

特朗普說貿易戰之中,中國損失大於美國,這是事實。從上例說明,中國出口商損失10,000元生意,美國政府沒有任何稅收得益;但美國消費者要多付10%貨款,即900元,而有10人則買不起貨品。以金額計,中國會損失多些,但美國消費者也有損失。請不要忘記,中國也可以作出反擊,增加美國貨的入口關稅作為報復。這種損人不利己的策略,很難猜背後原因。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貿易戰應是不該打的。除非美國想明益第三方,只是不希望中國得益。而這背後的原因,應該不是純經濟學角度出發,或許有其他政治目的。

生產成本高 無助美製造業

加了關稅之後,美國市民又會否買回美國貨?美國的製造業又會否逢春?這要看看美國生產成本結構。用回上例,如果美國生產成本高於125元,製造業也不會回流至美國。例如美國生產成衣的成本要140元,那麼就算加了中國進口貨關稅25%,中國貨品售價仍然低於美國貨價格,除非美國再勁加關稅,而這個關稅要針對所有進口國,否則沒有效力促進美國的製造業。

以上只是經濟學角度的分析,如果特朗普把上述的東西否定,一是他及他的幕僚對經濟學一竅不通;又或者他們是故意,背後有隱藏的目的。增加中國貨進口關稅及打擊華為,只是為改善貿易不平衡?還是要遏制中國經濟的崛起呢?這就由讀者自己判斷。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從經濟學角度來看,如果美國要對華產品增加關稅,未必能改善貿易不平衡。(資料圖片)

撰文 : 麥萃才 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系副教授市區重建局獨立非執行董事及土地、安置及補償委員會主席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