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本土經濟 香港重返正軌

評論版 2019/06/29

分享:

近期最熱門的話題,一定是香港的社會運動,但我無意在這裏討論政治,因為任何政治問題的背後其實都是經濟問題。

當然,我也不是經濟學家,但如果去看每個國家和地區的歷史,社會重大事件的發生一定和GDP曲綫圖的走勢及拐點密切相關。

1966年,朝鮮打敗意大利闖入世界盃8強,比賽中,朝鮮球員體格和精神面貌堪比歐洲,也創下至今為止,亞洲球隊歷史最好成績。相應的,彼時朝鮮經濟發展飛速,比肩日本,超越中國,毫不誇張,可謂亞洲強國。

簡單回顧香港的歷史,香港所謂的文明和進步的發展,都是在70年代後期開始,隨着香港成為世界級輕工業城市,經濟起飛,步入高速發展階段後,社會面貌為之改觀。茶樓裏也不再隨地吐痰,貪污腐敗盛行的局面被扭轉,社會的進步完全是經濟驅動之下的訴求及結果,一路發展到90年代,香港成為法治文明的現代化國際都市。

也因此,出生在50/60年代,成長在70/80年代,成就在90年代的香港人,是我最喜歡交往的一代香港人,他們充滿着那個黃金年代的瀟灑與自信。

房價升生活差 市民生怨

內地過去的20年,是經濟高速發展的20年,如果看GDP曲綫,亦如一條巨龍般直沖雲霄,非常驚人。隨着人們過上好日子,內地的文明法制隨之快速進步,內地地鐵上年輕人主動給老幼病殘讓座,絕對好過香港,辦事排隊守秩序的情況,也大為改觀,甚至因為科技的輔助,排隊效率比香港人肉排隊還要好很多。

此消彼長,隨着內地的開放和發展,香港過去的20年在中國經貿上的出入口地位大受影響,再加上經濟轉型失敗,基層和普通白領的收入增長完全落後於房屋價格的飈升,生活質素的下降,自然產生怨氣,並且把這個責任怪在政府頭上。

此外,有個嚴重的社會性問題比較少人真正討論,在全球化發展下,富豪階層喪失對本地社會的責任感。全球資本的快捷流動,生活居住的隨意轉移,富豪們的財富回報和生活質素,不再依賴於本土社會。因此貧富差距拉大的同時,統治階層亦不再真正關心本地社會的發展。

改革轉型 香港當務之急

換句話說,如果你的投資都在歐洲、美國、內地,只是生活在香港,你還會在乎香港老百姓是否過得開心嗎?亦如同此前醫生界別為了一己私利,抗拒外來醫生進入香港市場,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當上層社會不再以社會發展和人民需要作為使命,只考慮個人利益,缺乏社會理想和責任,僅靠相對市場比較僵化低效的政府帶動社會進步發展,會使得政府看起來永遠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狀態。

當香港社會回歸正軌,核心問題恐怕仍然是讓老百姓過上更好的生活。大刀闊斧地改革,轉型香港經濟,恐怕是比政治爭拗更重要的事情!

http://newhongkonger.blogspot.com

要香港社會回歸正軌,核心問題恐怕仍然是讓老百姓過更好的生活。(資料圖片)

撰文 : 耿春亞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