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女木匠 不怕雙手粗糙只求滿足感

副刊版 2019/07/02

分享:

當時下社會男、女的地位愈趨平等,很多傳統上有性別區分的工作逐漸變得中性,開設手作木製品工作室「石盾小木工」的,就是兩位90後的年輕女木匠。小童和Minnie大學時修讀視覺藝術系,同樣對手作的木製品情有獨鍾,於是單憑上網自學,成功製作出第一件的木製品,一個夾Band用的木箱鼓,繼而膽粗粗創業開設工作室。搬搬抬抬、使用電鋸、刨木打磨等,對兩人來說全都沒難度。

當筆者抵達工作室,滿身木屑的Minnie從木工房走出來,瀟灑地拍拍衣服簡單整理一下,就跟拍檔小童坐下來接受訪問。小童和Minnie早於大學時期便開始創業,2013年向朋友借了5萬元,在九龍灣工業大廈租下一個約二、三百呎的地方,作為「石盾小木工」工作室,開始製作一些較小型的木製品出售,花了約1年時間就達至收支平衡。後來兩人參加了大學舉辦的一個創業比賽勝出,獲得5萬元獎金,能夠還錢給好友之餘,更將工作室搬往葵興工業大廈一個較大的單位。現址3,000多平方呎的面積,月租近3萬,租金佔了每月開支的一半。年紀輕輕加上身為女兒身卻當上木匠來,兩人最初的確受到旁人的奇異目光,小童表示:「大多數人都認為木工是男仔做的工作,會身水身汗,因此令很多人卻步,但我們卻做得開心呀!」Minnie續說:「雖然以女仔來說我倆都算大力,但其實持續每天這樣做都會覺得累,不過我們都習慣了。」

邊做邊學不恥下問

由於沒有受過任何正統訓練,小童和Minnie都是靠邊做邊學,開始的時候的確未夠專業,但小童卻想出了妙計:「起初我走進五金舖想買一些材料,但我不知道那個專有名詞,店員有時會展露不悅表情,但往往我能夠從跟對方的對話當中,知道某些專業術語,然後我就會到別處幫襯,裝作很專業的樣子。」Minnie則說:「幸好我們認識到一班對我們很好的店舖職員,他們教曉我們很多,當我們知得愈多,採購的過程便變得愈順暢。」

曾受傷縫針被木刺是小事

木工始終是粗重的工作,搬搬抬抬之外,還有機器操作,兩人又有否試過受傷?答案是「當然有」,而小童似乎仍猶有餘悸:「受傷有試過,一個不留神觸碰到正開動的電鋸,十指痛歸心!當時流了很多血,要入醫院縫了幾針,那一次實在很痛,所以從此變得很小心。」兩人還異口同聲表示,平時手指被木屑刺入已經是很小事。

改變大家對木工觀念

現時「石盾小木工」主要出售訂造木家具及木製品,價錢由數百元起,同時亦會開班教授製作一些較為簡單的小擺設。小童和Minnie希望改變大家對木匠的傳統觀念,讓大家親身體驗一下木工並非想像中困難,她們更刻意將工作室裝潢得舒適企理一點,令參加者有較好的環境上課。「不少人覺得自己中學時候沒有上過木工堂,因此既不懂又不敢嘗試。我們希望有一個地方可作為平台,讓他們將自己的想法,造出符合自己家庭需要的傢俬擺設,可以自己一手一腳造,令他更加珍惜那件製成品,起碼會延長每件傢俬的壽命。」小童說。

工作室已經轉虧為盈,扣除所有開支後,兩人每月總算「有糧出」,不過她們亦承認現時的收入一定不會比出外打工多。小童卻說:「但這是我們喜歡的工作嘛,很有滿足感,例如很多人求婚會找我們幫手,可能要預備戒指或一些禮物,要一些機關,有人要將戒指藏在飯碗底,或在燈座內,令求婚過程變得難忘。他們又會分享一些故事給我們知道,能夠幫到人,又能將他們心目中的幻想成真,我們都很開心。」

兩人最滿意的作品是這個「閣樓」,雖然構思用了頗多時間,但卻認為相當實用舒適,底部的位置全用來儲物,非常適合香港的家庭。(黃建輝攝)

工作室加建了一個隔塵房,有完善的抽氣、吸塵及空調系統,地方乾淨企理,小童和Minnie希望大眾對木工有所改觀。(黃建輝攝)

小童曾因為不小心觸碰到正開動的電鋸而受傷,需要到醫院縫針,難怪她表示平時被木刺不過是小事。(黃建輝攝)

搬搬抬抬、使用電鋸、刨木打磨等,對兩人來說全都沒難度。(黃建輝攝)

不少客人求婚都會請小童和Minnie找幫手,於是她們便設計了這些木製戒指盒。($1,400-$1,800)(黃建輝攝)

木工算是粗重的工作,不過兩人表示自己做得開心,也不介意雙手變粗糙,惟有平日多塗點潤膚霜。(黃建輝攝)

一開始兩人的木工常識只是上網自學,想不到今天Minnie拿起釘槍如此有板有眼。(黃建輝攝)

工作室內的所有木家具都是出自小童和Minnie手筆,眼前的大餐枱、地櫃等都可以訂製。(黃建輝攝)

手作製品矜貴的地方在於那種人情味和手工,令這個座枱燈泡裝飾更添浪漫。(連金屬名牌 $800)(黃建輝攝)

撰文 : 梁靜詩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