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溝通

副刊版 2019/07/04

分享:

看着年輕人衝擊立法會的每幕情景,揪心又傷心。我不贊成、更不鼓勵衝擊和用武,我相信不會有一個成年人會對年輕示威者說「做得好、做多啲!」(除非有心靠害)。事件發生後,有人選擇只看最表面那層,所以看到的世界,就是年輕人「破壞」、「暴行」和「無得救」。過去一個月,有我認識的人,一提起年輕示威者,即咬牙切齒不共戴天,直情達「詛咒」級別,面口忽變成《魔戒》中的「咕嚕」,所以相比來說,鍾鎮濤罵的那個「九唔搭八」,算是我聽過最溫和的了。

若我們只單單停留在「誰犯法無疑、誰執法有理」的二元思維上,那最顯淺不過,根本連思考過程也可省掉。但若真心想在如此撕裂的局面找一條出路,則需要再去看深一層:為何這班示威者明知犯法、明知這個政府不會憐憫愛惜、明知執法者會棍棍摳、明知會斷送前途和生命,仍甘願豁出去拚死衝?這才是真正問題的癥結。

若我們做「大人」的,不同意就不去理解,那我們就等如變成了第二個「林鄭」,但在這個城市,一個「林鄭」已嫌多。而直至今時今日,她仍只把政府與年輕人的問題,理解成只是「溝通」的問題(communicative problem),故才在七一演說中聲稱日後「會多與年輕人溝通」。把問題成因框在「溝通」上,是最容易的,因為頓然間,所有問題就變成只是「技術上出錯」,即「我本質上毫無問題,只是技術上沒有做好溝通」而已。若只是溝通問題,相應對策就簡單得多,利用多方面途徑、密集式地加多幾成肉緊去宣傳/游說自家理念便是,然而這真是技術層面上的「溝通」問題嗎?

若林鄭的思維仍把現在搞到「一大鑊泡」的成因,歸咎於只是技術上的「溝通」問題,那即說明,此人仍停留在「我無錯」的堅持,看她七一致辭仍強調「縱使有良好意願」、「縱使政府雖重視行政效率」,聽得出嗎?即「我本質上根本毫無錯失」。

再者,之前已有二百萬人很直接地上街跟她「溝通」過,成效如何?全世界有目共睹,再講日後會多溝通,產生的效果很虛擬亦很諷刺。

相反,年輕示威者看當下問題之本質,卻已經超越「溝通」這個層次。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