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倘續升級貿戰 美跨國公司最傷

評論版 2019/07/04

分享:

美國跨國公司或許希望通過貿易戰,讓中國政府改變政策和行為,包括取消對中國國有企業的補貼、不再要求外國企業以共享其自有技術為條件,換取進入中國市場的資格等,因為這些政策讓他們處於競爭劣勢。

但是,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貿易戰持續升級,一個突出的問題值得考慮:這些公司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為貿易戰埋單?

二戰後,世界秩序的基石是三個互相重疊的全球市場交易與互動網絡:即貿易、投資和金融、以及信息,而美國跨國公司在這三方面都起着領導作用。2017年,全球商品和服務貿易市場價值46萬億美元,佔全球GDP的57%。每年全球外滙市場交易額更是比這數字還要高出22倍,部分原因在於市場交易成本很低。

最近數據和信息流更呈現迅猛增加之勢。據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報告,到2016年,數字流量對GDP增長的影響已經超過了商品貿易。這些數字流量既包括純粹的思想交流,也包括為跨境商品、服務、以及金融交易配套的信息交流。

但在許多美國人看來,這些市場交易是不平衡的,對美國不利。他們認為,美國巨大的貿易赤字說明了一切,2018年,美國貿易赤字達到了6,220億美元以上,而中國佔了其中的3,780億美元左右。

只看簡化貿赤指標 嚴重誤判

但只看這一簡化的跨境貿易赤字指標,會導致嚴重的誤判,比如它沒有考慮美國跨國公司在海外的業務。2016年(最近有數據的年份),美國跨國公司(包括他們的海外分公司)在別國產生了5.8萬億美元的銷售額。

這一數字不僅遠高於美國對外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2016年為2.2萬億美元);也超過了所有外國跨國企業在美國市場上所得到的銷售總額4.1萬億美元。因此,從美國跨國公司在海外市場銷售看,2016年美國存在1.7萬億美元的「盈餘」,相當於當年美國5,020億美元貿易赤字的3倍。這意味美國跨國公司在海外獲得了巨大的利潤,其海外銷售與其對外國直接投資之比的趨勢還表明,美企投資的收益已倍增。

從地域上看,美國跨國公司的銷售和對外直接投資主要集中在歐洲。2016年,美國跨國企業在歐洲的銷售額達到了2.8萬億美元,佔其全球總量的近一半。而美國在歐洲的直接投資達3.3萬億美元:這意味着每1美元在歐洲的直接投資,產生了0.85美元銷售;因此,歐洲是美國跨國公司表現較差的市場。

反觀亞太地區是美國跨國公司貿易和銷售的第二大地區,成績更好。2018年,亞太地區貢獻了美國總出口的29%,卻佔總進口的39.5%,貿易赤字總量為5,068億美元。但是,回到2016年的數據,美國跨國企業在亞太地區錄得1.58萬億美元銷售額,而只投入了8,810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即美國跨國企業向亞太地區的每1美元投資,可以賺到1.8美元銷售額。

美企在華盈利 遠勝在歐投資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個國家正在推高美國跨國公司海外投資回報率的平均值:那就是中國。2016年,美國跨國企業在華得到3,453億美元的銷售額,卻只是投資了973億美元。這意味着銷售與投資(FDI)之比高達355%,而2009年為267%(相比歐洲,這一比例要低得多,2016年為85%,並呈現下降趨勢,因2009年為123%)。

此外,美國公司在華銷售額也遠高於中國企業在美銷售額,後者在2016年只有350億美元。事實上,從這一指標看,美國出現3,100億美元的美企對華雙邊銷售「盈餘」。這比美國在2016年的對華雙邊貿易赤字高20億美元;也就是說,如果同時考慮跨國貿易和跨國公司海外銷售的話,美國和中國的雙邊市場交易基本上是平衡的。

更重要的是,美國跨國公司正不斷地從中國獲取豐厚利潤,撇除一切錯誤的政府干預,這些利潤還有不斷上升的勢頭。可惜的是,特朗普的貿易戰正是一個錯誤的干預。如果繼續升級,用特朗普的口頭禪來描述,美國跨國公司就將成為最大輸家。

這些損失將遠不止於美企在華的銷售額下降。持續的中美貿易戰將削弱全球經濟增長和資產價格,資產貶值和貿易量下跌的綜合作用將大大影響規模經濟,形成利潤和投資下降的惡性循環。

迫儲局減息救市 實欲救無從

與特朗普的期望相反,儲局減息長遠來看無法抵銷這逆轉的影響。美國跨國公司在銷售與利潤下降的壓力下,將被迫減少股票回購(近幾年來,股票回購額急劇膨脹,2018年達到了8,060億美元,推高了股價)。隨之而來的股市下跌,將影響到投重金於美國股票市場的美國退休基金,並直接傷害普遍持有退休基金的美國大眾。

放眼未來,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若築起高牆,可能導致整個全球市場交易及互動網絡的運作成本日益增加,瓶頸與障礙不斷浮現。而全球市場交易與互動網絡不但對於經濟繁榮(包括美國跨國公司的利潤)至關重要,也是世界和平與合作共贏的不可或缺的條件。

為確保所有這些市場網絡正常運轉起着關鍵作用的互聯網,甚至有可能被迫割裂為四個或更多的區塊系統,各自按不同的規則和標準治理,並被防火牆隔離。

正是認識到未來的這些潛在的顛覆性風險,早前代表製造業、零售業和其他行業的500多家美國公司和140個團體聯名寫信給特朗普,要求不要對中國商品提高關稅;相反,要和世界增長最快的中國消費市場談判達成貿易協議。如果說有誰可能說服特朗普改變其貿易戰強硬立場的話,也許只有美國跨國公司了。但是,面對反覆無常的特朗普,誰也不知道他會做甚麼。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若築起高牆,可能導致整個全球市場交易及互動網絡的運作成本日益增加,瓶頸與障礙不斷浮現。(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教授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