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年大人的反思

副刊版 2019/07/05

分享:

年輕示威者看到的問題癥結,根本不在於林鄭自以為的溝通問題(communicative problem),而是政府在她領導下所造成或惡化的社會結構性問題(structural problem)。對年輕人來說,他們看穿了若容許的不公義、不公平、不透明制度所衍生的社會結構性問題繼續運行,那「溝通」僅屬公關姿態,實質上卻是彼此從未交集的「平衡時空」。

法律的責任當然無話可說,但年輕人感到如此憤怒,我可以理解。而我亦明白,那些上了岸的中產中年朋友,有車有樓有好生活、閒情逸致玩下身心靈活動、放假遊山玩水、愁煩的可能只是子女入邊間名校/國際學校,是很難理解年輕示威者為何那樣「嘈喧巴閉」、「毫不知足」或「阻住地球轉」的。

倘若有天,我們這班生活穩定的中年大人,忽變Benjamin Button,重返年輕起跑綫,跟現時香港年輕人共同在同一起點上,那我們才能體會到他們那幾近毫無生天的困境:居不安、業不樂,連想用消費去支持良心本地企業也不夠錢,當然想離開更無錢移民、眼巴巴看着政府將香港資源全部用於他們完全受惠不到的人和事上、死做爛做看不見前景、人生最大的成就是抽到間公屋或居屋,讀完大學只有周身grant loan(學生貸款)卻沒有upward mobility(上流力)……或許,當中年大人經歷過這些切膚之窘時,才會對年輕人行為背後多一份理解。

我們這班中年大人,在香港起飛和繁盛時,受惠了那麼多、享用過那麼多的社會資源,到現在自己生活安定了,心神仍花在如何在「有」的層面上再「有」多一些,卻從無為這群一出生就享不到香港福份、「無」到只有命一條的年輕人爭取過甚麼、做過甚麼,更甚者只會反過來指控、譴責、詛咒他們,那究竟當中的錯與責任,誰更多更大?

社會出現如此大的撕裂,我們每一個都承受着後果。之後的路如何走?自己又可做甚麼?這是我們每個年齡層都要思考的問題。我自問是「中年老餅」一名,無氣亦無力,無資格做「雞蛋」,但我們中年人仍有選擇,究竟未來的日子,選擇做一隻把雞蛋敲得支離破碎的匙羹,還是當一個把雞蛋承托得穩當直立的雞蛋架(egg stand)?每人的答案不同,方式亦不一樣,但值得思考。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