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不會向伊朗動武 制裁則陸續來

評論版 2019/07/05

分享:

近日中東戰雲密布,如箭在弦,原因是在「油輪樽頸」的霍尔木兹海峽(Hormuz Strait)有數艘郵輪遭到水雷襲擊起火,據美國情報指出這是伊朗革命衞隊所為,並有無人機監察視頻為證;而且從水雷碎片中亦證實是源於伊朗。

伊朗則反駁是美國抹黑,移花接木,無中生有。及後,伊朗又稱用飛彈擊落美軍無人偵察機「全球鷹」(Global Hawk RQ-4A),還有視頻為證,展出幾塊機身碎片,以作驗明正身。美方則回應該機是在公海上空被擊落,而總統特朗普本來已下令美軍還擊轟炸伊朗有關設施,但在行動前10分鐘叫停,原因是怕會造成150多人死亡的事故!

無人機被擊落 或特自編自導

對擊落的是否「全球鷹」,筆者表示懷疑,因為造價高達2.2億美元的「全球鷹」巡航高度為6萬英呎,是一般民航機飛行高度的兩倍,已超越一般地對空飛彈的射程,而該機種服役至今20年來「身經百戰」從未有被擊落的紀錄,只有4次因機件故障墜毁,再者此機裝有自毁預警裝置,未被擊落時已爆炸自毁,以防軍事機密落入敵方之手。

伊朗軍方發布的視頻見到擊中爆炸的物體似乎高度只有幾千呎,火球巨大,而伊方用的是自製的Khordad-3防空飛彈,所展示的「全球鷹」碎片也只得幾塊,其中機體也不能確定是翼長130呎、體重3.3萬磅的龐然大物「全球鷹」,更不見到美軍徽號及機身編碼,連機翼及機內引擎部件全部都欠奉,故此筆者懷疑擊落的可能並非「全球鷹」,而是一般低飛的低端無人機,甚至不是來自美軍而是來自鄰近地區國家所有。

因為假如在6萬英呎高空被擊中的話,離地那麼遠根本不可能見到火球,而碎片的散布範圍則可以是方圓幾十公里之內,不是立即就可從海底打撈上來示眾!

美國國防部的回應稱該機在公海上空被擊落,而不是在伊朗國土之上,又拿出紅外視頻證實該機被擊中爆炸起火。但在發布中美方卻完全沒有提及當時在附近還有一架P8海皇式電子偵察機(P-8 Poseidon)同時作伴一齊執行任務。該機配有預警(EWSP),反地對空飛彈(ASUW)、反潛(ASW)及電子干擾(ESM)功能和配備攻擊武器。以該機之作戰能力,完全可以保護無人機不受飛彈擊中,但它沒有這樣做,反而只專心拍攝無人機被擊中時的紅外視頻!

正是兵不厭詐,虛則實之,實則虛之,歷史上美國與伊朗在半世紀冷戰中,就曾多次使出過這種聲東擊西,瞞天過海的戰術,最著名的是1980年的「逃離德黑蘭」事件,直至2012年時才被拍成電影《Argo》世人才知道真相。這次擊落無人機及最後10分鐘叫停行動事件,按陰謀論應該是特朗普自編自導的活劇,希望以此為藉口,警告德黑蘭政府,美軍可隨時向伊動武,不要玩火亂來,下不為例!

筆者估計伊朗當局也知道擊落的可能並非「全球鷹」,但一般民眾傳媒無法分辨,伊軍乘機「抽水」,以收自身國產「武器精良」及軍隊過硬的宣傳效果!

伊朗經濟瀕崩潰 成美囊中物

雖然油輪被襲及無人機被擊落,但國際油價並沒有因此而急升,顯示地緣政治並非渲染的嚴峻,因為伊朗雖然口硬,但和美軍對壘就是以卵擊石,而美國更不想與伊朗實彈開戰:一是2020年大選在即,特朗普無必要兵行險着,因一時意氣而丟失總統寶座,而在美國嚴厲制裁下,伊朗經濟瀕臨崩潰,已是囊中之物,內亂天災,只是時間而已。伊朗貨幣在沙皇時代一美元兌70里亞爾(Rial),現在黑市價是一美元兌9萬里亞爾,還要你能兌換得到的話,可見財富已被清洗殆盡,民不聊生至極,動亂隨時發生。美國就像一隻吃腐肉的禿鷹,站在樹上看着等待獵物的死亡!

美國與伊朗在半世紀內經歷了「熱戀」和「冷戰」的兩個階段,在上世紀60年代末,美國把伊朗定位為美國在中東的支柱(The Pillar of The Middle East),沙皇的孔雀皇朝是全面親美。至1979年沙皇倒台,出走埃及其後身死於美國,狂人教主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上位,伊朗變為封閉及極端,其後因綁架美國大使館人質及發展核武而與美國反目交惡至今。

伊朗乃全球石油儲量前5名大國,探明石油儲量高達1,600億桶,而本身與卡塔爾共享的波斯灣海上最大天然氣田珀斯(Pars Field),儲量高達1,800兆立方尺(TCF)或51兆立方米,內含500億桶輕質原油,即統一油氣當量是驚人的3,600億桶,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單一油儲,而伊朗佔三分一。

伊朗在沙皇時代油產可達600萬桶一天,如今在美國制裁下只能生產200萬桶一天,更甚者是美國禁止全球各國向伊朗買油,而保險公司也不敢接受油輪運輸投保,伊朗就算產了油也不能賣出,美國又把伊朗排出全球美元結算體系(SWIFT)之外,故此伊朗的進出口貿易交收基本上已死亡,而為了防止伊朗用金銀實貨交易,美國更明令禁止各方用貴重金屬與伊朗進行交易。

美國要封殺伊朗的主要目的是禁止伊朗擁核,因為德黑蘭政府近年在敘利亞及也門出兵,與美國作梗,又與遜尼派的「龍頭大佬」沙特阿拉伯是世仇,在沙特的後院也門短兵相接,使沙特前後受敵,而沙特卻是美國在中東的「頭馬」,不容有失!正是臥榻之側,又豈容他人鼾睡?!

與北韓相反,去過伊朗的人都感覺到伊朗是一個漂亮及可以很富裕的歷史豐厚國家,伊朗自身最大的亮點就是有石油黑金財富,但伊朗最致命的弱點可能就是對伊斯蘭教的執着,伊朗是什葉派的龍頭,國家基本上是由精神領袖強人教主哈梅內伊一人拍板說了算,教條主義難免令國家與外界政經脫節而裹足不前。

美油產自給自足 毋須中東囤兵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在年輕時曾進駐中東,他對伊斯蘭教對一個國家的影響體會甚深,在1899年就曾經說過:「個別的穆斯林教者可能會很優秀,但伊斯蘭教本身的影響可以癱瘓追隨者整個社會。世界上並沒有一個更強的力量去反擊它。」

在上世紀,美國的石油來源倚賴中東的沙特及伊朗,但自從美國頁岩油開採取得突破之後,美國現時自身可日產1,400萬桶,甚至更多至可以出口,基本上不再倚賴中東,故此毋須在中東囤兵保護油源,而把軍力調回亞洲,應對崛起的中國。

美國對中東石油的倚賴減少,取而代之的就是中國,現時中國用油每天1,300萬桶,其中7成多是倚靠進口,而中東是主要的供應地。美國油產現在基本上可以自給自足,可以不向外求,故此國際油價這幾年並未能上漲。

中東各國對伊朗及委內瑞拉被迫減產大多持贊成態度,因為供不應求可以支撑油價,防止進一步下調,對各產油國有利,而特朗普政府也不希望油價上升引起通脹,誘發美元加息變強。

低油價中國受惠 高油價利俄

另一方面,高油價將會有助以石油出口為主的俄羅斯財政好轉,使美國對俄入侵烏克蘭的制裁結果化為烏有,但另一方面低油價則會使中國經濟受惠,因為油價每升一美元,中國每天的外滙流失就會高達900萬美元,天天如是!故此特朗普政府要發動貿易戰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彌補」這方面中國在低油價下的得益。

北韓與伊朗其實都是以核武作為籌碼與美國談判,爭取最大利益及話語權,但從軍力及經濟來考慮,這兩個國家加起來也不是美國的對手,強弱懸殊,相差甚遠,故此估計仗是不會打,但經濟制裁則是陸續有來。

近日美國宣布制裁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要凍結他及家屬在美國的資產!其實他並沒有資產在美國,特朗普這招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目的是給第三方國家領導人看,美國可以去到多盡,你自己想想看着辦吧!

從此而推中美貿易戰雖然是戰鼓頻密,殺氣騰騰,但最終還是以互讓收場的和氣團圓結局。

雖然油輪被襲及無人機被擊,但國際油價並沒因而急升,顯示地緣政治並非渲染的嚴峻。(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鄺社源 高級石油工程師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