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徵碳稅救地球 刻不容緩

評論版 2019/07/10

分享:

全球暖化問題嚴峻且迫在眉睫,帶動徵收碳排放稅(Carbon tax)成為近年其中一個能夠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關鍵討論。

最近有研究報告顯示,於徵碳排放稅35年內出生的人,他們付出的成本多過收益;反而徵稅35年後出生的人,才會享受到政策帶來的好處。

不論誰付鈔 受益是下一代

筆者認為,地球氣候暖化其實是典型的「界外效應」(Externalities),然而地球危難當前,若要執着成本誰付、利益誰拿,則任何事情都會做不了。

若回顧19世紀工業革命對全球經濟及社會變遷都產生極為重要的影響,當時人們在工業發展過程中大量污染環境,從而獲得龐大經濟效益,甚至催生資本主義形成,難道今天我們要回頭責怪他們嗎?

因此從宏觀局面看,不論碳排放稅成本由誰負擔,最終受益者都是我們的下一代。

過往傳統經濟學家普遍反對徵稅相關措施,原因是徵稅可能會顛覆傳統能源公司及使用能源的傳統行業。不過,地球暖化已是各國政府公認的環保危機,就連四位聯儲局前主席包括耶倫、伯南克、格蘭斯班及沃爾克都公開表態支持透過碳稅來應對氣候變化風險;近期金融及經濟學界亦增加不少支持聲音,他們都承認運用市場手段(徵稅)應對氣候變化是最為簡單直接的方法;相反由美國民主黨提出,已經喧囂幾個月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意指利用不同行政措施,迫使市場實現減排節能,其實過程還要複雜及麻煩。

觀看現時已徵收碳排放稅的國家有加拿大、歐洲、澳洲,但主要人口及經濟大國如美國、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等國家都未有實行該政策,主要原因是受制於成本問題。

對此,能源諮詢公司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有報告指,若美國棄用石化能源,其成本將要用到4.5萬億至4.7萬億美元,亦即往後20年每戶平均最少成本為3.5萬美元,美國亦要興建1,600GW新能源電廠及900GW儲電站。

碳稅具經濟效益 政治上可行

面對碳稅的支持聲音不斷提高,筆者認為這顯示了經濟學家和經驗豐富的政策制定者之間的廣泛共識,也意味着在處理氣候解決方案上,徵收碳稅的確是目前最具成本效益、公平,以及政治層面上可行的措施。

對此,之前耶倫更表示,碳稅計劃將會是美國氣候政策的主要轉折點;曾經擔任前總統小布殊所領導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Greg Mankiw也認為,碳稅是解決碳排放最直接的方式,又把其稱為「對氣候變化的自由市場反應」。

總括而言,面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不斷上升,氣候變化的物理影響愈來愈明顯,除了政治人物,不少著名經濟學家紛紛開綠燈,認同以碳排放稅來應對問題。

綠色金融漸受關注 機遇處處

當然,碳排放稅的想法仍須面對強大的政治逆風,舉例去年11月華盛頓州的選民便拒絕碳稅選票的倡議。但筆者相信,即使在現任總統特朗普政府下,把碳稅納入美國法律仍然充滿難度與挑戰,惟氣候暖化問題對於任何一屆總統而言,都是不可忽視、至關重要的問題,拖得一時拖不得一世。

坦白說,對任何國家來說,應對氣候暖化的成本都一定是龐大的,但現實是我們已經無任何退路,畢竟地球有難,若我們視而不見,最終只會自食惡果。

投資方面,慶幸過往幾年受惠環保議題及綠色經濟政策工具,帶動綠色金融開始成為全球投資市場上的主流論述,加上獲得不少投資者關注,亦令綠色金融業務成為增長最快市場之一,投資機遇處處。

(黃元山教授曾為前投行董事總經理,為多份財經報章的專欄作家及電台電視財經節目主持。)

現時已徵收碳排放稅的國家有加拿大、歐洲、澳洲(圖),但主要人口及經濟大國如美國、中國、印度等國家都未有實行,主要是受制於成本問題。(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元山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中國商學院客席副教授

欄名 : GREEN FORUM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