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白內障

副刊版 2019/07/11

分享:

十歲開始戴眼鏡,除矇眼仔外,也被稱四眼仔,甚至四眼矇眼仔,當然這並不代表視力有問題,還開玩笑說細眼專注力更強。

惟隨着年事日高,近視加上老花,長時間看書看電腦開始有點吃力,看細字有點矇矓,日光下看風景像有層紗,醫生本不為所動,有一天過一天,看到東西便繼續看下去,直到……

今天才知道錯了,原來世界是如此清澈美麗,顏色是可以這般實在,光綫是可以這般立體。在眼科好友Barbara Tam鼓勵下,一口氣弄掉雙眼白內障,手術只需一小時多,翌日已能重見光明。心裏譁然,原來過去多年,視力慢慢減弱,只因速度慢便不知不覺地接受衰退,惟當清澈視力重現時,才明白過去在渾濁視力下過活。

人總是憑個人感覺來接觸世界,並真誠相信所見所聞為事實,而不見不聞便可能是虛構。

六一二事件,黃營手機盡收到警察使用武力畫面,而藍營卻收到示威者以磚頭鐵枝攻擊警方防綫,信念便因此產生,而行動也跟隨信念指使。

大家都沒有看錯,只是大家都看得不夠清澈,就如白內障患者看世界,以為自己看得通透,直到手術後才明白曾錯失多少美景。在被撕裂的香港,各營會用盡手段讓追隨者看到有限資訊,「社會白內障」這問題只會日益嚴重。

眼科大夫,請救救香港!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19/09/12
子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