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秦記》現代版

副刊版 2019/07/11

分享:

董建華早前稱,他任內開始推動的通識教育,是造成現時年輕人問題的原因。後來,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區蘊詩一句即KO:「未見到有實質證據」,通識科令學生變激進。港大前副校長、現為港大教育學院榮休教授的程介明亦撰文,提到董建華把矛頭指向教育、責難「通識」,是一種最省力的思維,亦有「道聽塗說,亂下結論」之嫌。

把一個呈現了那麼多複雜因素和新仇舊恨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衍生的社會現象,只歸咎於一個因素,無論是甚麼因素,這種思維本身已是單薄和離地得令人(戥佢)尷尬;再由芸芸眾因中千辛萬苦盯上了離千萬丈的「通識」,真是笑死無命賠。昨天DSE放榜狀元亦云:「通識教育培養他們分析力和批判力」、「若沒有通識,恐怕學生只識讀書不理時事」。作為政治人物或當權者,無能力看穿問題真象,反歸咎單一原因,聽罷稚子之言,寧不愧乎?故此,有位很有社會分量的朋友,當天已笑笑口跟我說:「(他的話)其實無乜人理,放心。」再看之後的社會輿論,確實,除了幾位在教育界位置或身份上有話要說之外,沒有人再有興趣圍繞此題目發揮。我再追蹤幾個社交媒體的討論區或吹水平台,有人把此新聞貼了上去,只有小貓幾隻求其噏兩句,然後,就再沒有然後了。我的朋友果然正確,連丁點漣漪也泛不起。

德國哲學家Max Weber早在一百年前已預測,我們的社會將不會只尊重因有職權或世襲得來認受性(legal-rational or traditional legitimation)的人物。一個人物在公眾心目中說話有分量與否,將取決於其個人魅力之普遍認受性(charismatic legitimation)。那在今時今日,我們的世代已進入社會學家所說的「raplex」年代(rapid and complex—又快又複雜),一個政治人物需要有甚麼條件才能得到承受性呢?現時作為政治人物或當權者,起碼不能:一、思想單薄,二、離地到恍似《尋秦記》般返回古時。有時聽他們的說話,個個猶如「秦人」,而他們卻自以為在講現代話語,嚇得我。但good news is:思想單薄和離地,其實都可以後天補救,那就要看是否真誠和謙卑了。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