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新石油」 藉「信託」增分享信心

評論版 2019/07/11

分享:

在現今世界,有人將數據形容為「新石油」,認為只要妥善運用,便能發揮意想不到的價值,例如透過分享數據,令顧客得到更貼心的服務。但與分享石油不同,分享數據同時會惹來疑慮,包括擔心資料被不懷好意的人取用。

第三方管理 平衡各方利益

因此,要發揮「新石油」的價值,必須建立可靠機制,鞏固人們對分享數據的信心。近年一些人提倡的「數據信託」(data trusts)概念,正是一種嘗試。

由分享數據而起的憂慮,從近日發生的社會事件可見一斑。早前有指警方可取得醫院管理局系統內包括受傷示威者在內的病人個人資料,便令醫管局被責難,指其洩露病人資料。此等猜疑固然與當前社會氣氛有關,卻不是香港獨有的「風土病」。英國政府近年也關注分享數據的難題,指希望取得或分享數據的組織,面對信任、文化上的憂慮,以及實際和法律上的障礙。

面對以上難題,有人提議將數據交由獨立的第三方管理,也就是數據信託的其中一種模式。曾獲英國政府資助,並與政府合作進行當地首批數據信託先導計劃的英國非牟利組織Open Data Institute(ODI),指數據信託是提供獨立數據管理的法律架構,負責決定數據的存取權誰屬、存取的條件及何者可從存取數據受惠。

根據ODI的構思,收集數據的組織及機構可授權予數據信託,就數據如何使用及分享作出決定,只要數據是運用於獲認可的用途,數據信託可在考慮所有持份者的利益後作決定。

要權衡持份者利益,數據信託必須具備獨立性。ODI認為,要達到這種獨立性,擁有及使用數據者不能決定數據的存取,即使有份決定,亦不能有話事權。至於「受託人」,則要承擔法律責任,確保數據的分享及使用是有利於特定一群人或機構,以及受數據使用影響的其他持份者。

董事局執行 法規批准上訴

數據信託概念看似美好,然而口講無憑,如何設定機制,發揮其理想功能,更是重點。有意見認為,可透過設立董事局,令數據信託能照顧各方利益。在有關打擊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數據信託先導計劃中,ODI曾訪問數據提供者、用家、保育團體等持份者。整體而言,受訪者認為設立董事局是決定數據信託是否可信賴的關鍵因素,至於董事局功能,受訪者認為可以包括執行數據信託法規、批准取用數據和執行上訴機制。

不難想像,董事局的組成方式,將十分影響其認受性。有受訪者認為,董事局成員如果有潛在利益衝突,要作出具法律效力的聲明或披露;更有受訪者認為董事局成員不能與就所收集數據有商業利益的人有關聯。此外,受ODI委託研究數據信託的法律、合約及監管範疇的其中一間律師行Pinsent Masons建議,數據提供者、用家,甚至數據當事人等持份者,亦應就數據信託的董事任命有發言權。

上述構思有其良好意願,但非毫無爭議。舉例,有意見認為董事局成員不應與數據有任何關連,連對數據具學術興趣也不應該,以保持董事局的獨立性,但有人提出董事局可能需要相關專業人士,去處理一些「行內人」才能理解的艱深數據。

透明受監察 政府帶頭推動

此外,ODI提及,數據信託有可能被用來躲避保護資料責任,認為信託的運作要透明,讓監管者及普羅大眾監察。另一被ODI委託研究數據信託的律師行BPE Solicitors提出,可由第三方公共機構,以監管者角色訂立適用於所有數據信託的監管規則,並就任何違規事項採取行動。

要將數據信託構思化為現實,還需要思考怎樣推動一眾機構「上繳」各自掌握的數據。在推行處理食物浪費問題的數據信託先導計劃時,ODI發現其接觸的公司在優先關注事項、擔心、程序方面有很大差異,另外他們由於欠缺共同目標,亦無相同誘因,所以難以組成數據信託。ODI亦吃了不少組織的「閉門羹」。

雖然困難重重,但數據信託概念仍不乏支持。其中英國政府今年1月宣布提供超過70萬英鎊,資助先導計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亦建議各地政府考慮推動例如數據信託等機制,支持以安全、公平、合法和合乎道德的方式分享數據。

回到香港,政府預料會在今年開放超過650個新數據集,供公眾免費瀏覽及使用。希望政府此舉能發揮帶頭作用,推動社會數據分享的風氣。要在「新石油時代」取得優勢,不止政府,社會各界也不應錯過任何促進數據分享的方法。

在現今世界,有人將數據形容為「新石油」,認為只要妥善運用,便能發揮意想不到的價值。(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