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 引爆香港命運危機

評論版 2019/07/12

分享:

修訂《逃犯條例》引爆香港政治動盪、社會撕裂,身邊朋友最關心事件如何平息。

然而,香港未來困局,比表面所見嚴峻得多,反修例風波不單衝擊政府管治權威與能力,更嚴重衝擊香港未來命運,甚至可令香港從此盛極而衰。要打破困局,不止要看眼前,更要看其深遠的變局。

紓解短期困局 爭中間市民支持

眼前看到無日無之的紛擾,已算是香港未來的最淺層困局了。解鈴還須繫鈴人,若要紓緩眼前危機,無疑要由林鄭政府做起,其中一個重要關鍵是爭取中間市民對政府的支持、紓緩他們的不滿:

其一,特首林鄭月娥須真的放下身段,做個肯認低威、受了委屈的小媳婦,求取市民的諒解與同情,畢竟香港大多數市民富同情心,情感較易傾向弱者。

林鄭放下身段 須有高官辭職

其二,政府須有高層辭職,如律政司司長、行政會議成員等,這不是砍頭而是問責,港府推行問責制近20年,市民自然有期望,出了大事就要有高官承擔政治責任。外國民選政府就算是下屬犯了重大失誤或出現人禍,有關部長雖沒下令或負責具體事務,都要鞠躬下台,就是因政治問責,亦是政府棄車保帥,讓市民出出氣,以保存最高領導人權位。

其三,中央或林鄭找幕後大佬謀取妥協。這裏不是說甚麼外國勢力,而是對今次修例感到威脅最大的,是內地官商勾結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團,他們在港的代理人或親朋,是國家大力打貪腐的對象,這些集團坐擁十億、百億資產的不計其數,為了性命、財產出錢出力資助反修例行動,是必然之事。

只是這些幕後推波助瀾者有多少、港府或中央能否找到,並令他們願意收手,以減少運動部分動力,就有不少難度。

其四,港府沉着應對,先求自己不再出錯,讓運動自我燃燒。反修例運動是群眾運動,群眾運動一旦膠着就會有走向更激的趨勢,運動不斷激進化卻會與中間群眾加大距離,傾斜反修例的局勢會慢慢轉趨平衡。

就算這些能讓社會情緒平和下來,不致再衝擊得政府停擺,但社會怨氣,尤其年輕人認為的無望、絕望,憤怒中年的挫折、挫敗感,都已被全面燃點起來,不會因而熄滅。

中期管治被削 港恐淪「無王管」

眼前局勢若能緩和下來,港府隨後面對內部還在不斷劣化的中期困局,這可以林鄭未來3年任期為界綫。林鄭現時已被廢武功,未來3年再不能做到任何稍為重要的事情,如大嶼山填海、訂立《國歌法》等,因一做就會被反對者號召包圍政府、立法會。就算是一些對民生有幫助的政策,但利益受損的人也可以導向為官民對立、中港對立,以打擊政府政策,可參考之前醫委會改組、外地醫生執業問題,已有相近的政治操作,未來更易為「有心人」所用。

至於政團方面,泛民、本土派將會不斷借踐踏林鄭而攞分,2020年立法會選舉,反對派應可多得議席,但不是在直選,而是在功能組別,因今次被動員的群體主要是年輕人及中產,而非基層,建測、工程界等功能組別議席由業內專業人士一人一票產生,很大可能被泛民攻佔。

政府在立法會要夠票通過爭議性議題將更難,建制派亦不會輕言為政府護航而讓自己站在風口浪尖,畢竟在《逃犯條例》風波之前,建制派對林鄭已有不少怨言,未來亦會給面色林鄭政府看,這更助長泛民對不喜歡的政策,肆意阻止,還可隨時推動群眾包圍立法會,裏應外合。

對港府管治的一大衝擊還有一班激進反政府年輕人,他們為數未必很多,可能一萬幾千,不少在社會競爭中處劣勢,亦有小部分是聰明卻具有激烈反社會思想的。過去他們的聲音、行動不被社會大眾接受,如在上水、尖沙咀反大陸客就譭多譽少,大多只能在網上討論區發洩,現在則可豎起大義之旗,組織各種反政府活動,尤其熱衷有反大陸元素的,近期屯門公園的反大媽表演、到高鐵九龍站向內地客示威等都有類似意味。政府、警察被迫投鼠忌器而要偏向容忍、不執法,否則又給本土派造文章圍攻。踩踏政府、挑釁內地的行為,儼如風土病將不斷翻發。

今次反修例已打開潘朵拉盒子,放出了一班精靈,港府管治能力則不斷被削弱、打擊,香港愈來愈「無王管」。

長期對抗 中央Vs本土激進派

非建制派政治力量,尤其本土激進派將會逐步推動港人的目光聚焦到2047年這議題,以重訂一國兩制為掩護,要求香港全面自治,實則是接近獨立,將中央「驅出」香港。

今次反修例的部分口號頗堪玩味,如說爭取「Free Hong Kong」,那是爭取甚麼呢?若將free當名詞,反修例者在外國報章登廣告的標題有用「Freedom Hong Kong」意即要香港自由,若將free作形容詞用,即要求「自由的香港」,這些都是中性平和的說法。但若將free當動詞解,那就是「解放香港」,解放香港就差不多是要香港獨立了,即不再要「一國」,而只要香港「一制」。

在佔中之後有本土派曾力谷啟動討論2047議題,但當時距2047年還有32年,坊間沒和應,現在則剩28年,再過3年後的2022年,那50年不變已過一半,要推動2047議題的極大可能高舉「香港倒數」,以觸動港人敏感情緒,讓他們深感時日無多。在反修例運動後,要推高2047議題以否定現行的一國兩制方式、要落實香港全面自治而非高度自治,就變得更易了。

衝擊中央核心利益 勢全力撲滅

這樣的議題無疑衝擊中央的核心利益,即維護國家主權、保持領土完整,這已不止是香港會否作為西方勢力和平演變中國的橋頭堡,對此中央絕不會容許,將以全力撲滅。

有朋友說,中央對此議題宜疏不宜堵。理論上,疏導勝於堵塞,但在中央的認知裏,凡威脅中央權力的,都要消滅於萌芽狀態,意識中只有壓和堵,而沒有疏。就算她願意疏,亦缺乏工具和經驗實行疏導,尤其中央對香港不是直接管治,事倍而功半,這更不鼓勵她採疏導之法,而會用強硬手段打擊香港反對派,以及可能存在的背後勢力如西方、內地反習的特殊利益集團。

中央寧願讓香港做戰場,甚至不惜香港經濟、社會因而重挫的代價,也絕不能讓有關反華行動在內地開花,擾亂中央執政和管治。

若這場對決變得不可避免,香港一定無運行,這不止是幾個月,而是未來十多年,直至決戰有結果。結果若中央壓服而贏,香港國際城市受嚴重損害;若香港反對派贏了,中央將更要重手防範香港,甚至當為敵人打擊……

香港與中央若陷入對決,才是香港未來命運的最大挑戰,上述的沙盤推演,雖是最大機率發生的事,但愛惜香港的人都不希望這會發生。或許若大部分港人都認知香港未來命運的危險所在,才有求同存異尋找破局之法的可能,香港才有浴火重生的機緣。

今次反修例風波已打開潘朵拉盒子,放出了一班精靈,港府管治能力則不斷被削弱、打擊,香港愈來愈「無王管」。(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