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儲局暗示減息 量寬重臨?

評論版 2019/07/12

分享:

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昨日終於打破連月來的「長考」,承認經濟不確定性增加,間接釋放減息訊號,市場情緒略為好轉。

其實,近期呼籲「預防性減息」的呼聲愈來愈高,美國總統特朗普更在6月底和7月初曾屢次敲打,稱「美聯儲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Fed doesn't know what it's doing)。

貿易摩擦 打擊消費企業投資

然而如果我們看美國數據指標,無論是通脹、就業、消費指標都走勢平穩,理論上美聯儲並沒有變動利率的必要。那為甚麼不少機構認為經濟即將下行,需要減息呢?最大的原因其實是鮑威爾昨日所提到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因素。這種風險正正來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四季度以來,不斷推動提高關稅的政策,令人憂慮美國家庭消費和企業投資受到打擊,令經濟環境惡化。再加上近期PMI等前瞻性指標回落,ADP就業人數和非農就業人數出現波動,也為這一憂慮提供了佐證。

但與此同時,美聯儲很清楚高關稅容易導致物價上漲,又可能推高通脹。例如中國生產的日用品、歐洲國家生產的電器、汽車都非常受到美國人青睞,汽車等大宗消費拉升通脹的效果尤為明顯。尤其如果特朗普成功連任,高關稅環境或在未來四年中持續,一旦通脹出現抬升,美聯儲就又要面對加息抗通脹的可能性。

可見,鑑於這位絕不俗套的總統帶來的不可預測的政策行為,恐怕任何才智之士坐在美聯儲的位置上,都很難決定該做甚麼。所以此前的猶豫不決,或許反而顯示美聯儲的獨立性仍然堅定。

既然如此,為何鮑威爾最終還是決定釋出減息訊號呢?這需要從全球的大局情況來分析。

盡管近年來「去全球化」及保護意識形態升溫,但目前經濟整體上未發生根本性改變,全球化程度依然非常高。在美國以外,歐洲持續負利率,經濟增長遲緩,長期難以突破2%增長率。英國脫歐除了費用支出巨大之外,也難免令其本土增長受壓,為地區經濟帶來事件性風險。

另一個事件性風險則是有歐洲金融機構近期突然大舉重組,顯示其盈利在基於負利率營運環境下極端困難的狀況,不排除在歐洲區引發連鎖效應,帶來更大系統性風險。我們也看到,在這種局面下,歐洲央行近期已不得不重啟資產購買計劃。

倘美經濟動力放緩 牽連甚廣

另一發達國家日本採用長期「零利率政策」刺激經濟,盡管過去數年緩慢復甦,但其逐漸人口老化問題令復甦乏力,增速同樣僅在2%左右。作為代表性的大宗商品國,澳洲近期利率兩度下調,歷史性地低於1%。假如此前「一枝獨秀」的美國經濟動力再放緩,則代表着全球主要發達國家的經濟活動都已經放緩或將長期減速,決策者當然無法不慎重考慮刺激經濟措施。

上述情況實際證明,過去幾年全球主要央行退出金融危機後量化寬鬆政策的嘗試,也許需要更大的全球經濟增長來支持。當前情況,反而更像是在新一輪「準量化寬鬆」的前夜。

在投資決策上,鑑於美聯儲和眾多地區重回超低息環境,投資者選擇較早鎖定收益的定息產品回報較理想,安全性也較高。當然在經濟減速的情況下,不排除出現市場波動,因此必須嚴格挑選投資產品,篩選最可靠的發債信貸,專業的固定收益投資機構可在這方面提供專業策略,以自身的專業能力為投資者增值,針對新的市場周期提前規劃。

此外,在上文所說「主要發達國家」之外唯一能支撑全球經濟的主要大國,恐怕除了美國,只有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未來中國增長能維持在6%的速度,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對全球經濟都可說至關重要。

新興市場一帶一路國 看高一綫

中國已明確表示不會用外滙政策刺激本土經濟,如果外滙走勢平穩,利息周期也維持穩定,對於中國內地企業的前景可以持較正面的態度。

新興國家的發展同樣值得關注。大量提升基礎設施、紓解貧困項目的推動,令許多新興國家和前沿市場(frontier markets)地區的經濟增速步入快車道,部分領頭羊更已擺脫10年前流動性缺乏和經濟體系脆弱的狀況,當前更擁有可觀的外滙儲備,經濟體也呈現相當強的韌性,逐漸成為推動全球經濟成長的新動力。

對於新興市場經濟體和前沿市場地區,特別是受益於「一帶一路」項目的區域,前景亦可看高一綫。

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承認經濟不確定性增加,間接釋放減息訊號,令市場情緒略為好轉。(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鄭達成 平安資產管理(香港)執行總經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