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會推政改 納民意紓民憤

評論版 2019/07/15

分享:

上月16日大遊行後,由於當時政府已經宣布暫緩修例,因此本欄多次強調重啟政改乃解當下之困的大道,特別指出關鍵在於商界如何理順跟其他界別的關係。

到7月2日,筆者再提出幾個較具體的改革立法會建議,而社會近日亦愈來愈多聲音指應盡快重啟政改;同時又發生自由黨內訌,商界矛盾明顯浮面。至過去十天,地區遊行示威不斷,輔以多區出現連儂牆爭拗,故今次嘗試探討從區議會層面推動政制改革,尤其針對「怎樣才能夠更有效聆聽市民訴求」這個問題。

政制改革從來並不止於選舉--事實上,過去3任特首均有在區議會層面作出大動作的制度改革:最富爭議的是2000年董建華解散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並承諾給予更多權力予區議會,卻效果不彰。曾蔭權上場時,一度揚言要培訓民政專員強政勵治而成「地區特首」,竟又不了了之。倒是在處理「死無葬身之地」的問題時,他提出了「區區都有骨灰龕」的做法;其後又再為解決精神復康問題,主動在全港各區覓址興建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結果「厭惡性設施18區均有」成為了曾蔭權的政策legacy。

地區議題廣 公園大媽到水貨客

然後,梁振英把以上政策來個正向調整:把厭惡性設施變成公帑一億元,希望區議會由只懂處理數百萬至千多萬元的小型項目,提升至有能力審批近億元項目的視野--可惜銀碼變大,地區爭拗亦隨之而增多,加上當時立法會持續拉布,為求擺平,於是決定人人有份--最終不少區議會惟有放棄原先打算興建的硬件設施,改為提供醫療保健服務,這亦錯有錯着,林鄭月娥因而冷手執個熱煎堆,借此勢在今屆推出地區基層醫療康健中心。

一石激起千重浪,目前急需處理之地區議題範圍雖然非常廣泛,然而由公園大媽到水貨客問題,其本質卻離不開港人敵視內地(見6月10日本欄《四任特首管治轉捩點‧凸顯兩制分歧》)。但假如在日常生活層面能令市民感到有實質改善,部分人的激憤或者得以紓緩--情況有點像一地兩檢爭議:哪怕特區境內有部分地方實行內地法律,可是高鐵和通關可帶來的方便,讓恐懼和其後的憤怒感覺也給壓下去了。

承上述思路,區議會的工作無疑直接令一般市民覺得生活有所轉變,又相對不涉及較難消化的宏觀政策議題,理論上最能展示「特區政府經此一役,更用心聆聽社會訴求」這一點--畢竟基本法第97條表明區議會負責「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因此要向外證明諮詢做得好,區議會的表現至關重要。

新登記選民創新高 區選勢變天

長久以來,區議會一直由建制主導,而且投票率總是偏低,以致常被調侃的蛇齋餅糭、增加狗糞收集箱、延長行人過路燈兩秒等,成為不少人對區議員工作成果的固有印象。然而,今年11月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卻有機會帶來政治制度上翻天覆地的變化:破紀錄之新登記選民估計根本不理現任區議員多年來的深耕細作,配合單議席單票制,有能力令18區同時由泛民佔多數,甚至18區區議會主席全部由民主黨員擔任的局面!

一旦泛民議員成為區議會的大多數,他們嚴格上來說就不再是「非建制派」,而是有實權能操控大量地區項目與相關公帑的「話事人」。不難想像,在這種情境推演之下,有許多區議員屬於政壇新丁,對議會及政府的流程運作皆不熟悉,若然負責地區事務的官僚事事以不合過去做法為由,推翻或不執行這些新任區議員的破格建議(像以前未做過的驗樹或保育安排,乃至18區均設連儂牆,而且民政事務局需就每張memo紙回應),徒令市民感到政府食古不化,意見接受卻態度照舊,到時肯定令民間與政府的裂痕進一步加深。再隨着2020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臨近,明年今日的香港社會,相信亦只會變得更躁動。

加大民政專員權力 吸嶄新建議

相反,若政府派出大量行政主任(即EO),負責梳理這些過往從未處理過的嶄新建議,展現出特區政府已用最大努力,來滿足這些破格要求的話……那即使未必能夠令一眾新丁議員事事如願,但起碼讓市民具體看到官員如何謙卑地聆聽訴求,盡力服務市民,而不是一如以往地高高在上。

要改革成功,民政專員亦必須同時加大權力(概念上即曾蔭權提出的「地區特首」),公務員事務局在挑選18區各位民政專員時,也需要慎重考量其經驗和政治才能,甚至有計劃地用此法選拔將來可能轉身成問責官員的AO,並加強同一時期擔任民政專員的長遠合作,以求做到「十八人、一條心」為政策目標。

另一方面,建制派亦必須為worst-case scenario準備:部署在區議會首次作為少數派的安排--他們過去經常指摘泛民是一小撮搞事分子,但當自己成為少數之時,做法又會有何不同?除此以外,建制派也要盡早擬定「地區項目連續計劃書」(district project continuity plan),以確保各區居民的服務不會因地區變天而突然中斷,務求把影響減至最低。

讓青年展抱負 衝擊不再是選項

令區議會得以展現一番新氣象,還有一個額外好處:那就是政府不用費煞思量去打造甚麼青年溝通平台,反而因為區議會從制度上真正改革,讓年輕人願意及早從政--重點是在這個過程中,有志參政者必須撫心自問:是否願意接受基本法下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當以務實為本的區議會在制度上變得開放,讓新世代得以施展抱負,為自己身邊得環境帶來實質轉變的時候,衝擊制度也許便不再是某些人之唯一選項了。果如是,則不論政府、建制、泛民,都應該盡早準備,以共同改變區議會制度,使之變得更切合民情民意。

本港目前急需處理之地區議題範圍非常廣泛,由公園大媽到水貨客問題,如在日常能令市民感到有實質改善,部分人的激憤或得以紓緩。(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